第二六零期 一九九九年 四月
專題安老服務消息松風松濤生活小品松柏延年綜合
 
    每 年 春 天 , 香 港 作 家 聯 會 都 會 辦 一 次 春 季 聚 餐 , 今 年 卻 略 有 改 變 , 將 聚 餐 改 為 郊 區 旅 行 , 令 一 些 平 日 較 少 出 門 的 作 家 , 領 略 一 下 郊 外 風 光 , 的 確 不 失 為 一 種 好 的 改 變 。

    這 次 的 郊 遊 , 去 元 朗 流 浮 山 食 海 鮮 , 遊 青 馬 大 橋 的 觀 景 台 , 新 機 場 以 及 雲 浮 仙 觀 , 人 數 近 五 十 名 , 吃 午 飯 時 坐 足 四 圍 ` 。

    青 馬 大 橋 我 已 經 去 過 幾 次 , 在 新 機 場 尚 未 正 式 啟 用 時 , 我 已 經 參 加 過 某 老 人 中 心 舉 辦 的 旅 行 團 去 過 。 那 時 的 觀 景 台 尚 未 落 成 , 我 們 作 家 聯 會 已 舉 辦 過 一 次 旅 行 。 這 次 登 上 觀 景 台 , 卻 令 我 眼 界 大 開 , 因 為 在 觀 景 台 上 , 四 面 寬 闊 , 就 算 不 用 望 遠 鏡 , 亦 能 看 到 很 遠 的 地 方 。

    使 我 印 象 深 刻 的 , 反 而 是 流 浮 山 這 個 地 方 。 流 浮 山 , 在 五 十 年 代 末 與 六 十 年 代 初 之 間 , 我 在 新 晚 報 任 本 地 新 聞 編 輯 時 , 曾 隨 幾 位 記 者 到 這 個 地 方 採 訪 蠔 民 。

    當 年 的 公 路 只 到 達 元 朗 。 我 們 的 採 訪 車 到 達 元 朗 之 後 , 找 個 地 方 停 泊 下 來 , 在 一 間 單 車 店 租 了 五 輛 單 車 , 沿 一 條 闊 度 只 有 兩 呎 的 田 基 路 , 一 直 踩 到 流 浮 山 去 。

    在 這 四 十 年 間 , 我 當 然 到 過 無 數 次 流 浮 山 , 亦 看 到 它 的 興 衰 變 化 。 這 個 地 方 , 由 一 個 偏 僻 的 蠔 場 , 變 為 一 處 食 海 鮮 的 熱 鬧 地 方 , 然 後 蠔 場 沒 落 了 , 食 海 鮮 亦 由 盛 而 衰 。 現 在 流 浮 山 的 生 蠔 是 由 對 海 的 深 圳 市 沙 井 地 區 運 來 。

    我 在 廣 州 讀 大 學 時 , 參 加 過 寶 安 縣 的 土 改 工 作 , 一 九 五 三 年 初 做 記 者 時 , 到 沙 井 採 訪 , 寫 過 一 篇 井 蠔 的 特 稿 。 五 十 年 代 末 到 流 浮 山 採 訪 時 , 也 去 到 蠔 田 , 看 蠔 民 養 蠔 , 以 及 蠔 民 把 蠔 採 上 岸 , 然 後 把 它 鑿 出 來 , 放 入 一 個 小 水 桶 中 , 一 桶 一 桶 出 售 給 顧 客 。

    那 時 去 流 浮 山 食 海 鮮 , 不 但 是 魚 蝦 蟹 還 有 生 蠔 , 都 是 要 在 街 邊 檔 口 買 好 , 然 後 拿 到 飯 店 烹 飪 的 , 飯 店 只 收 料 理 錢 , 並 不 售 賣 海 鮮 與 生 蠔 的 , 與 後 來 的 經 營 完 全 不 同 。

    這 次 旅 行 , 也 參 觀 了 元 朗 鄧 氏 家 族 的 三 圍 六 村 , 面 貌 也 起 了 很 大 的 變 化 。

□ 王   方




回到主頁 目錄 回到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