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 年 十 一 月

第 363 期

專 題 安老服務消息 眾言堂 生活小品 松柏延年 綜 合 

    家 住 南 區 。 南 區 多 樹 。 我 愛 樹 , 因 此 常 有 如 魚 得 水 之 感 。 

    從 南 區 到 中 環 , 主 要 有 兩 條 路 Y 。 無 論 取 道 哪 一 條 , 乘 巴 士 前 往 , 到 達 巿 區 之 前 , 沿 途 都 是 樹 , 十 分 悅 目 。 

    我 們 進 住 南 區 , 怕 也 有 十 多 二 十 年 了 , 有 些 樹 是 我 親 眼 看 植 苗 、 生 長 的 。 眼 見 一 塊 草 地 經 過 植 林 人 一 番 努 力 , 今 天 蔚 然 成 林 , 真 有 說 不 出 的 喜 悅 。 

    我 是 愛 樹 的 人 , 當 然 也 植 樹 , 在 植 樹 節 參 加 過 多 次 活 動 。 某 一 年 , t 幼 孫 行 山 , 路 過 一 山 丘 , 我 就 指 遠 處 一 株 樹 對 他 說 : 「 那 最 高 最 大 的 一 棵 就 是 爺 爺 手 種 的 。 」 小 孫 子 半 信 半 疑 。 我 心 G 說 , 這 孩 子 不 笨 啊 。 

    看 樹 木 生 長 得 好 , 心 中 高 興 , 看 它 們 被 破 壞 , 那 當 然 就 心 痛 了 。 

    有 一 塊 長 滿 高 樹 , 形 如 小 森 林 的 地 方 , 要 建 什 麼 醫 院 了 , 來 了 工 人 , 不 多 久 就 砍 成 平 地 , 光 禿 禿 的 , 見 了 欲 哭 無 淚 ! 

    更 傷 心 的 是 眼 見 剛 種 下 的 樹 苗 , 給 人 刻 意 破 壞 。 就 在 那 路 旁 , 漁 農 處 的 有 心 人 種 下 十 棵 八 棵 白 千 層 樹 苗 , 我 坐 巴 士 經 過 , 看 得 開 心 , 不 料 幾 天 後 , 其 中 兩 三 棵 從 中 折 斷 、 倒 下 了 。 似 是 給 人 當 作 練 腿 的 靶 子 , 踢 斷 的 。 

    幸 而 沒 多 久 , 夭 折 的 給 移 去 , 再 植 上 新 苗 。 正 欣 幸 中 , 新 植 的 又 給 踢 斷 了 。 

    斷 了 再 植 , 植 了 再 斷 , 再 植 , 如 是 者 少 說 也 有 三 四 次 。 今 天 , 這 批 白 千 層 已 長 得 又 高 又 大 了 。 漁 農 處 的 工 作 人 員 , 其 努 力 , 其 耐 力 , 真 不 簡 單 。 

    欣 賞 沿 途 美 樹 , 我 不 會 放 過 我 們 這 個 地 方 特 有 的 牆 樹 。 所 謂 牆 樹 , 並 不 是 在 牆 外 、 路 旁 生 長 而 是 從 石 牆 上 生 長 的 巨 樹 。 它 們 的 樹 根 外 露 , 就 像 章 魚 的 爪 , 牢 牢 抓 牆 身 , 從 空 隙 鑽 進 牆 內 , 尋 求 活 水 , 充 分 顯 現 這 些 牆 樹 無 比 旺 盛 的 生 命 力 。 

    我 是 個 文 人 , 如 果 以 為 我 最 敬 佩 的 人 一 定 是 當 今 的 一 位 諾 貝 爾 文 學 獎 得 主 , 那 就 錯 了 。 我 最 敬 重 的 人 是 植 物 學 家 胡 秀 英 博 士 。 

 

 

◆ 馮 浪 波


 


回到主頁 回到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