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 年 六 月

第 322 期

專 題 安老服務消息 眾言堂 生活小品 松柏延年 綜 合 

    實 業 家 翁 祐 博 士 突 然 辭 世 , 社 會 人 士 莫 不 大 感 驚 愕 , 也 大 感 惋 惜 。 

    翁 老 在 他 的 親 筆 遺 言 中 說 明 他 之 所 以 作 出 這 樣 的 決 定 , 是 因 為 害 怕 老 病 難 受 , 而 他 到 了 今 天 已 無 甚 願 望 。 

    害 怕 年 老 時 多 病 , 而 病 痛 可 能 極 為 難 受 , 這 害 怕 是 「 未 來 式 」 的 : 可 能 有 , 可 能 沒 有 ; 可 能 易 受 , 可 能 難 受 。 我 猜 想 這 恐 怕 不 是 主 要 的 原 因 。 翁 老 一 手 把 公 司 建 成 龐 大 的 企 業 , 其 中 可 想 而 知 一 定 經 歷 過 不 少 苦 難 辛 酸 。 比 起 這 些 苦 楚 , 老 和 病 算 得 什 麼 ! 

    在 遺 言 中 , 我 特 別 留 意 到 翁 老 提 到 的 「 願 望 」 。 他 是 說 , 他 的 事 業 已 建 立 了 穩 固 的 基 礎 , 而 且 後 繼 有 人 , 兒 子 學 業 有 成 , 順 利 接 了 班 , 自 己 則 婚 姻 美 滿 , 兒 孫 滿 堂 , 人 生 如 此 , 夫 復 何 求 ! 

    的 而 且 確 , 事 業 成 功 , 家 庭 美 滿 , 兒 孫 滿 堂 , 是 人 生 的 一 個 奮 鬥 目 標 , 這 個 目 標 達 到 了 , 人 生 就 可 以 劃 上 一 個 休 止 號 。 

    不 過 , 這 僅 僅 是 一 個 休 止 號 , 不 一 定 是 句 號 。 因 為 人 生 的 奮 鬥 目 標 , 有 人 有 一 個 , 也 有 人 有 了 一 個 之 後 又 有 一 個 , 又 一 個 。 

    執 筆 時 在 報 上 看 到 一 幀 年 逾 九 旬 的 植 物 學 家 胡 秀 英 博 士 的 圖 片 , 白 髮 蒼 蒼 而 精 神 奕 奕 。 她 目 前 還 在 工 作 , 一 清 早 就 起 床 , 還 和 年 青 同 事 開 玩 笑 : 「 明 天 不 見 我 起 床 , 記 拿 鑰 匙 來 開 我 的 房 門 , 看 我 是 不 是 死 了 。 」 ( 讀 到 這 G , 耳 邊 彷 彿 聽 到 牠 老 人 家 格 格 的 笑 聲 。 ) 

    胡 博 士 的 人 生 目 標 肯 定 不 止 一 個 。 她 寫 了 一 百 六 十 多 篇 專 題 論 文 , 採 集 了 一 十 八 萬 五 千 多 種 植 物 標 本 。 她 攀 登 過 一 個 又 一 個 學 術 高 峰 , 達 致 了 一 個 又 一 個 宏 大 的 目 標 。 目 前 她 仍 舊 孜 孜 不 倦 地 工 作 , 樂 此 不 疲 , 可 惜 我 不 知 道 她 目 前 忙 鑽 研 的 是 什 麼 專 題 。 

    每 個 人 都 有 自 己 的 見 解 , 有 自 己 的 一 個 兩 個 或 無 數 個 人 生 奮 鬥 目 標 。 

    每 個 人 都 可 以 有 自 己 的 喜 好 和 選 擇 , 而 每 個 人 的 選 擇 ( 無 論 是 什 麼 樣 的 選 擇 ) 都 是 應 該 受 到 尊 重 的 。 

 

 馮 浪 波

 

 


回到主頁 回到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