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三 零 二 二 零 零 二 年 十 月
專題安老服務消息眾言堂 生活小品松柏延年綜合


    「 喂 ! 阿 積 , 你 說 董 伯 伯 為 人 怎 樣 ? 」 焦 嫂 偶 然 問 丈 夫 。

    「 咿 ! 怎 麼 突 然 有 興 趣 過 問 朝 政 啦 ! 」 焦 積 挖 苦 老 婆 。

    「 胡 說 , 你 沒 聽 到 收 音 機 又 在 評 論 『 民 調 』 了 嗎 ? 難 道 這 是 你 們 男 人 專 利 ? 」

    「 老 婆 , 同 你 講 笑 吧 了 ! 你 問 董 伯 伯 為 人 , 當 然 是 一 等 大 好 人 , 選 環 球 好 好 先 生 , 非 他 莫 屬 ! 」

    「 那 為 甚 麼 民 望 下 跌 到 48.5% 」

    「 你 正 傻 婆 , 好 人 不 等 於 好 官 啊 ! 」 焦 積 說 豎 起 兩 隻 手 指 。

    「 好 官 要 上 下 兩 頭 瞞 ? 」 焦 嫂 猜 估 。

    「 不 ! 作 為 父 母 官 , 必 須 『 狠 』 和 『 髒 』 , 狠 者 , 心 毒 手 辣 也 ; 髒 者 , 不 擇 手 段 也 ! 」

    「 你 是 說 董 伯 伯 不 狠 不 髒 ? 」

    「 對 , 像 房 屋 政 策 , 本 想 居 者 有 其 屋 , 訂 下 八 萬 五 , 引 致 滿 城 負 資 產 , 這 就 是 慈 不 能 掌 兵 呀 ! 」 焦 積 說 伸 出 三 隻 手 指 。

    「 怎 麼 突 然 又 伸 出 了 三 隻 ? 」 焦 嫂 莫 名 其 妙 。

    「 當 官 者 , 最 忌 犯 上 三 大 錯 : 一 是 事 事 攬 上 身 , 不 曉 『 金 蟬 脫 殼 』 ; 二 是 辣 手 事 應 『 假 癡 不 癲 』 , 須 裝 傻 扮 慒 ; 三 是 犯 眾 憎 要 避 重 就 輕 , 『 四 @ 撥 千 斤 』 ! 如 果 甚 麼 都 拍 心 口 『 頂 硬 上 』 , 那 是 當 官 絕 症 啦 ! 」

    「 但 有 人 撩 是 鬥 非 呀 ! 」 焦 嫂 說 。

    「 以 其 道 還 治 其 身 , 封 他 做 官 守 議 員 , 委 任 些 『 公 廁 改 革 委 員 』 , 『 香 港 腳 基 因 研 究 主 席 』 之 類 給 他 , 日 日 要 他 開 會 、 考 察 、 交 流 … … 叫 他 得 閒 死 不 得 閒 病 ! 」

    「 那 抬 棺 材 又 怎 樣 呀 ? 」

    「 該 對 症 下 藥 ! 國 際 社 會 喜 歡 香 港 的 『 兩 制 』 來 剃 北 京 眼 眉 , 就 投 其 所 好 , 再 培 訓 示 威 『 政 治 藝 員 』 , 配 備 導 演 、 臨 記 、 性 感 女 星 ; 結 合 音 響 、 道 具 、 特 技 ; 加 多 兩 錢 肉 緊 逼 真 ; 送 多 幾 個 流 血 、 打 架 、 推 撞 鏡 頭 … … 包 你 國 際 輿 論 拍 爛 手 掌 , 大 讚 香 港 好 好 ! 」

    焦 嫂 看 看 丈 夫 , 現 在 又 單 起 一 隻 手 指 了 。 「 這 單 手 指 又 是 怎 樣 ? 」

    「 做 為 父 母 官 , 只 要 朝 廷 信 任 就 官 運 亨 通 , 這 是 唯 一 標 準 , 萬 歲 爺 一 句 『 很 好 』 , 勝 你 全 港 『 民 調 』 100 指 標 呀 ! 」


◆  潘   經 尋找各期 "笑 罵 人 生" 資料

 

 


回到主頁 目錄 回到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