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三 零 二 二 零 零 二 年 十 月
專題安老服務消息眾言堂 生活小品松柏延年綜合

    也 許 你 有 以 下 經 驗 : 當 你 打 算 出 門 旅 行 , 你 便 會 從 報 名 的 一 刻 開 始 興 奮 莫 名 ; 正 如 某 旅 行 社 的 口 號 : 『 未 出 發 、 先 興 奮 ! 』 。 但 一 輪 歡 樂 旅 程 要 結 束 時 , 你 就 會 有 依 依 不 捨 的 感 覺 , 期 盼 可 延 長 旅 程 ; 那 份 不 捨 的 心 情 甚 至 影 響 到 旅 程 末 段 的 興 致 。 但 亦 有 人 會 不 去 想 旅 程 的 長 短 , 只 認 真 地 享 受 旅 途 的 每 一 刻 。

視 生 如 來

    人 生 何 嘗 不 是 一 樣 嗎 ? 當 得 知 自 己 或 親 人 懷 孕 , 各 人 均 會 有 『 未 出 世 , 先 興 奮 ! 』 的 感 覺 。 家 人 可 能 在 嬰 孩 還 未 出 世 時 , 已 預 備 了 嬰 孩 的 各 種 物 品 ; 亦 有 父 母 積 極 參 與 各 類 準 父 母 的 預 備 班 , 為 迎 接 小 生 命 作 出 最 佳 的 心 理 準 備 。 甚 至 連 小 生 命 自 己 亦 十 分 興 奮 , 往 往 在 母 親 的 子 宮 內 翻 筋 斗 、 作 旋 轉 。

    然 而 , 當 他 來 到 這 世 界 的 同 時 , 有 一 件 事 實 亦 會 與 他 同 來 — — 就 是 『 有 生 必 有 死 』 的 事 實 。 正 如 旅 程 終 有 完 結 的 一 天 般 。

人 生 苦 短 、 故 奮 力 對 抗

    人 們 為 什 麼 將 『 苦 』 與 『 短 』 連 在 一 起 ? 是 否 短 一 定 苦 呢 ? 短 暫 的 人 生 , 當 然 不 足 以 讓 人 們 完 成 未 圓 心 事 , 亦 未 能 嚐 盡 人 生 的 各 種 經 驗 。 然 而 何 短 才 是 短 ? 何 長 算 是 長 ? 曾 接 觸 到 的 一 位 四 十 多 歲 患 癌 症 的 病 人 對 我 說 : 「 要 我 這 個 年 紀 離 開 這 世 界 我 實 在 不 甘 心 , 我 不 貪 心 , 只 要 上 天 讓 我 看 到 兒 子 畢 業 , 得 知 他 有 能 力 自 立 , 我 便 心 滿 意 足 了 。 」 當 時 他 的 癌 症 被 控 制 , 他 亦 健 康 地 出 院 。 十 年 後 , 再 碰 到 他 , 他 正 出 席 兒 子 的 畢 業 典 禮 。 可 是 那 病 人 再 以 當 年 的 語 氣 跟 我 說 : 「 我 正 癌 症 復 發 , 要 我 這 個 年 紀 離 開 這 世 界 我 實 在 不 甘 心 , 我 不 貪 心 , 只 要 上 天 讓 我 看 到 兒 子 成 家 立 室 , 我 便 心 滿 意 足 了 。 」 我 相 信 若 他 仍 能 達 到 心 願 的 話 , 他 也 會 說 : 「 我 不 貪 心 , 只 要 上 天 讓 我 看 到 孫 兒 出 世 , 得 知 我 家 有 後 , 我 便 心 滿 意 足 了 。 」 孫 兒 出 世 後 , 就 有 孫 兒 畢 業 、 然 後 就 孫 兒 成 家 立 室 的 希 望 … … 人 的 慾 望 是 永 不 止 息 。 試 問 何 等 的 長 度 才 是 合 適 呢 ?

    自 古 至 今 , 人 們 千 方 百 計 地 尋 找 『 長 生 不 老 』 之 靈 藥 ; 期 盼 將 生 命 擴 展 到 無 限 。 然 而 , 我 想 問 一 句 : 「 在 這 無 限 的 生 命 G , 您 想 做 些 甚 麼 ? 」 當 您 心 中 有 個 答 案 時 , 我 希 望 您 想 一 想 : 「 這 件 事 是 否 真 的 只 有 在 無 限 的 生 命 才 能 完 成 嗎 ? 」 。

    一 個 鬥 志 高 昂 的 癌 症 病 人 為 了 要 練 習 氣 功 , 每 天 連 交 通 時 間 要 用 上 八 小 時 ; 他 除 了 需 要 回 醫 院 覆 診 外 , 每 天 均 要 接 受 林 林 總 總 的 治 療 , 目 的 是 希 望 延 長 自 己 的 壽 命 。 我 問 他 : 「 您 的 生 命 延 長 了 , 您 最 想 做 甚 麼 ? 」 想 不 到 這 一 條 直 接 的 問 題 竟 然 難 倒 他 , 考 慮 良 久 , 他 告 訴 我 : 「 我 想 爭 取 與 家 人 相 處 的 時 間 ! 」 。 這 答 案 當 然 是 無 可 厚 非 ; 但 諷 刺 的 是 , 現 在 他 每 天 與 家 人 共 聚 的 時 間 少 之 又 少 。 他 除 要 花 大 量 時 間 , 接 受 各 類 治 療 及 練 習 氣 功 外 , 他 的 家 人 為 了 賺 取 更 多 金 錢 來 作 診 金 及 購 買 藥 物 之 用 , 與 他 相 處 的 時 間 極 之 少 。 當 病 人 想 到 這 裡 , 他 便 重 整 他 的 生 活 , 撥 更 多 時 間 陪 伴 家 人 , 放 棄 一 些 昂 貴 的 另 類 治 療 。 他 的 生 命 有 否 延 長 , 我 也 不 得 而 知 , 但 肯 定 的 是 , 他 與 家 人 也 快 樂 了 許 多 。 人 生 真 的 『 苦 短 』 嗎 ? 還 是 我 們 未 懂 善 用 呢 ?

人 亡 家 破 、 故 避 而 不 談

    『 家 破 、 人 亡 』 是 人 們 懼 怕 的 問 題 。 人 們 相 信 當 自 己 死 亡 後 , 家 人 便 受 苦 , 家 便 會 變 成 不 成 家 。

    無 可 置 疑 , 喪 親 之 痛 是 人 間 最 苦 的 事 ; 可 是 沒 有 妥 善 安 排 的 死 亡 , 就 令 家 人 痛 上 加 痛 。 很 多 時 , 當 看 到 家 人 在 死 者 剛 過 身 後 爭 拗 土 葬 抑 或 火 葬 之 選 。 亦 有 家 人 為 喪 禮 儀 式 或 其 主 導 宗 教 有 所 爭 議 。 有 時 亦 會 因 遺 產 分 配 的 問 題 產 生 爭 辯 。 故 此 , 對 死 亡 不 聞 不 問 , 不 單 不 能 增 加 家 人 的 歡 樂 , 而 是 在 傷 痛 的 時 候 加 重 他 們 的 煩 惱 。

不 得 善 終 、 不 想 善 終 ?

    『 不 得 善 終 』 是 罵 人 惡 毒 的 咀 咒 。 然 而 , 一 般 人 也 相 信 , 死 亡 的 過 程 是 很 辛 苦 , 肉 體 會 受 著 極 大 的 痛 苦 , 然 後 對 天 長 吼 , 繼 而 吐 血 身 亡 。 在 醫 院 工 作 多 年 亦 曾 目 送 很 多 的 病 人 離 世 , 但 有 如 此 戲 劇 化 的 死 亡 者 少 之 又 少 。 很 多 病 人 均 能 安 詳 地 離 世 。 即 使 患 有 所 謂 『 痛 症 』 的 癌 症 , 病 人 在 善 終 服 務 醫 護 人 員 的 照 顧 下 , 病 徵 及 痛 楚 往 往 亦 能 被 控 制 , 有 尊 嚴 及 自 在 地 渡 過 生 命 最 後 的 一 程 。

    亦 有 一 些 人 曾 目 睹 親 人 在 病 床 最 後 一 刻 , 看 似 呼 吸 不 順 , 發 出 一 些 如 呻 吟 之 聲 , 便 感 到 死 亡 實 在 很 痛 苦 。 然 而 , 當 人 將 要 死 亡 時 , 身 體 就 如 將 要 關 上 的 機 器 般 , 機 能 的 速 度 慢 慢 減 緩 , 而 肌 肉 亦 會 放 鬆 , 反 應 亦 相 對 慢 及 減 少 , 如 一 個 昏 睡 的 人 般 。 隨 著 社 會 進 步 , 死 亡 大 多 數 發 生 在 醫 院 病 房 的 帳 簾 下 , 我 們 不 輕 易 目 睹 。 對 『 死 亡 』 的 恐 懼 , 亦 隨 其 『 神 秘 感 』 而 增 長 。 對 於 僅 有 而 片 面 的 死 亡 現 象 , 便 變 成 事 實 。

活 在 當 下 、 盡 享 人 生

    『 未 知 生 、 焉 知 死 。 』 , 當 然 我 們 不 會 愚 昧 地 去 否 定 死 亡 存 在 的 事 實 , 但 我 們 必 要 用 認 真 的 態 度 去 活 在 每 一 刻 , 去 做 些 自 己 渴 望 做 的 事 。 如 喜 歡 與 家 人 在 一 起 的 感 覺 , 便 多 爭 取 與 他 們 一 起 的 時 間 。 有 時 , 單 單 是 靜 觀 大 自 然 的 景 象 , 嗅 嗅 花 香 , 聽 聽 鳥 語 , 感 受 清 風 按 摩 我 們 的 臉 龐 , 已 是 一 種 好 享 受 , 亦 是 生 命 的 禮 物 。 我 們 不 要 讓 恐 懼 死 亡 的 心 魔 , 剝 奪 我 們 享 受 生 命 每 一 天 的 權 利 。

坦 然 面 對 、 準 備 妥 當

    而 為 了 減 輕 家 人 面 對 喪 親 之 痛 的 壓 力 , 我 們 可 以 為 死 亡 作 出 準 備 : 如 一 張 合 適 的 『 大 頭 』 照 片 、 一 份 身 後 事 安 排 的 意 向 書 ( 又 或 是 口 頭 交 待 ) 、 一 份 遺 囑 、 一 處 安 葬 的 地 方 、 甚 至 是 一 份 自 己 喪 禮 的 嘉 賓 名 單 及 喪 禮 儀 式 的 程 序 。 如 果 思 想 較 為 前 衛 者 , 更 可 考 慮 像 流 行 的 婚 禮 般 , 將 自 己 從 小 到 老 的 照 片 與 片 段 剪 輯 成 短 片 幫 助 參 加 者 一 同 懷 緬 , 甚 至 預 早 攝 錄 一 段 對 親 友 的 說 話 , 留 給 還 未 來 到 這 世 上 的 下 一 代 作 為 紀 念 。

生 死 兩 相 安

    我 的 孩 子 曾 在 見 到 剛 出 世 的 表 妹 時 問 我 : 「 為 何 在 身 邊 各 人 均 咧 嘴 大 笑 之 際 , 唯 獨 嬰 孩 卻 啕 聲 大 哭 呢 ? 」 在 未 曾 想 到 答 案 之 時 , 我 腦 海 卻 出 現 另 一 畫 面 : 在 我 曾 看 到 家 屬 不 捨 離 世 的 病 人 , 我 又 不 禁 去 問 : 「 為 何 在 身 邊 各 人 均 啕 聲 大 哭 之 際 , 唯 獨 死 者 卻 安 然 含 笑 呢 ? 」 。 人 生 就 是 這 樣 的 諷 刺 , 期 盼 您 們 不 再 視 死 如 敵 , 接 受 死 亡 為 生 命 的 歸 途 ; 作 出 有 效 準 備 的 同 時 , 亦 認 真 地 品 嚐 生 命 的 每 一 刻 , 不 讓 死 亡 的 陰 影 磋 跎 珍 貴 的 歲 月 。 能 做 到 這 樣 , 您 的 生 命 將 更 豐 盛 !

   


   

   

◆ 文 : 周 燕 雯   香 港 大 學 社 會 工 作 及 社 會 行 政 學 系 

  圖 : 吳 志 倫

  


回到主頁 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