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二 九 一 期 二 零 零 一 年 十 一 月
專題安老服務消息眾言堂 生活小品松柏延年綜合

    認 識 老 黎 沒 幾 天 , 還 沒 「 請 教 」 他 的 大 名 。 這 一 天 , 終 於 弄 清 楚 他 姓 黎 名 誰 了 , 卻 想 不 到 帶 出 一 個 故 事 。 

    老 徐 是 黎 的 老 朋 友 , 也 是 他 把 黎 介 紹 來 我 們 這 G 「 入 伙 」 的 。 這 一 天 , 老 徐 把 黎 帶 來 找 我 們 , 替 他 打 聽 我 們 之 中 有 哪 一 位 知 道 改 名 有 甚 麼 手 續 。 那 是 說 , 放 棄 自 己 原 有 的 名 字 , 換 一 個 新 的 。 

倒 是 個 頗 為 新 鮮 的 問 題 。 我 們 不 約 而 同 問 : 「 為 甚 麼 要 改 名 ? 」 

老 徐 說 : 「 其 實 , 也 沒 甚 麼 , 改 名 o黎 講 … … 。 」 話 沒 說 完 就 給 老 黎 白 了 一 眼 。 

老 黎 自 己 說 話 了 : 「 你 們 大 概 也 留 意 到 了 , 今 時 今 日 的 香 港 人 , 高 級 知 識 份 子 也 好 , 專 業 甚 麼 師 甚 麼 師 也 好 , 上 電 視 做 嘉 賓 或 到 電 台 做 評 述 , 做 分 析 員 , 十 個 中 有 九 個 , 一 張 口 便 是 『 o黎 講 』 … … 。 」 

我 們 愈 聽 愈 胡 塗 , 人 家 「 o黎 講 」 , 幹 卿 底 事 ? ( 只 有 老 徐 在 暗 笑 。 ) 

老 黎 愈 講 愈 生 氣 似 的 : 「 首 先 o黎 講 , 似 乎 o黎 講 ; 所 以 o黎 講 , 變 o左 o黎 講 , 這 方 面 o黎 講 , 始 終 o黎 講 , 根 本 o黎 講 , 家 o黎 講 ; 我 覺 得 o黎 講 , 真 係 o黎 講 , 甚 至 o黎 講 , 咁 情 形 o黎 講 ; 睇 番 o黎 講 , 而 且 o黎 講 … … 」 

老 徐 說 : 「 夠 了 , 夠 了 。 」 老 黎 繼 續 : 「 一 張 口 o黎 講 , 就 係 o黎 講 , 而 且 o黎 講 , 甚 至 o黎 講 … … 甚 至 『 而 』 也 可 o黎 講 , 而 o黎 講 … … 」 

老 徐 終 於 替 他 解 釋 , 老 黎 姓 黎 名 港 , 不 高 興 天 天 給 人 o黎 講 , o黎 講 地 亂 叫 也 。 

原 來 如 此 。 如 此 情 形 o黎 講 , 也 怪 不 得 黎 港 先 生 如 此 生 氣 , 一 開 收 音 機 , 便 聽 見 人 家 拿 他 的 大 名 M 講 , 一 開 電 視 , 又 聽 見 人 家 不 停 地 , o黎 講 ! 

改 名 這 件 事 o黎 講 , 簡 單 不 過 , 到 律 師 樓 做 一 份 改 名 契 便 可 , 費 用 亦 不 昂 貴 。 不 過 我 們 仍 勸 老 黎 不 必 如 此 小 題 大 做 , 給 自 己 多 點 時 間 考 慮 清 楚 才 決 定 不 遲 。 如 一 定 要 改 , 我 們 可 以 陪 他 到 律 師 樓 走 一 趟 的 , 絕 對 不 成 問 題 也 。

◆ 馮 浪 波

 

 

 


回到主頁 目錄 回到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