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二 八 六 期 二 零 零 一 年 六 月
專題安老服務消息眾言堂 生活小品松柏延年綜合

    退 休 後 的 年 月 , 迎 來 送 往 的 年 節 易 過 , 它 有 家 庭 兒 孫 的 笑 樂 , 也 有 自 己 一 絲 絲 童 年 的 回 憶 。 唯 獨 每 一 天 的 日 辰 難 於 打 發 , 不 論 是 日 長 夜 短 的 夏 天 , 還 是 日 短 夜 長 的 冬 天 , 一 天 二 十 四 小 時 都 得 悉 心 安 排 , 老 人 扮 演 自 編 自 導 自 演 的 角 色 , 還 要 面 對 與 日 俱 增 的 衰 退 和 疾 病 , 尤 其 是 身 纏 「 計 時 炸 彈 」 慢 性 病 , 心 裡 不 無 「 年 節 易 過 , 一 天 難 捱 」 之 嘆 ! 

    從 1996年 春 晨 運 被 猝 發 的 冠 心 病 腰 斬 的 那 天 起 , 親 愛 的 「 紅 燈 山 」 便 成 為 可 望 而 不 可 攀 的 高 山 , 心 血 管 因 堵 塞 而 減 少 血 液 的 供 氧 量 , 心 悶 氣 促 , 有 窒 息 之 感 ; 提 步 已 力 不 從 心 了 。 經 過 驗 血 和 心 電 圖 檢 驗 , 我 的 膽 固 醇 、 血 脂 都 過 高 , 原 來 平 日 多 吃 了 油 脂 高 , 內 臟 、 煎 炸 等 類 食 品 , 引 致 血 液 濃 度 過 高 , 形 成 脂 塊 積 聚 於 血 管 內 壁 , 堵 塞 了 血 液 的 正 常 運 行 , 形 成 小 型 的 計 時 炸 彈 。 醫 生 為 我 揭 開 了 冠 心 病 的 奧 秘 。

    冠 心 病 的 症 狀 有 心 絞 痛 , 痛 及 心 肺 、 肩 甲 , 痛 得 汗 水 淋 漓 ; 我 的 症 狀 是 胸 悶 氣 促 , 近 窒 息 。 發 病 多 在 午 夜 。 日 間 出 現 多 因 趕 搭 巴 士 , 或 上 斜 坡 、 或 吃 得 過 飽 引 起 不 適 , 初 發 時 可 以 含 底 丸 緩 解 , 或 用 大 姆 指 甲 「 切 」 中 指 尖 心 苞 經 穴 位 , 也 有 助 緩 解 作 用 , 但 治 病 不 離 醫 藥 。 香 港 的 公 立 醫 療 服 務 和 醫 護 愛 心 是 早 有 口 碑 的 , 於 是 我 求 診 於 公 立 醫 院 , 成 為 醫 院 專 科 病 房 的 常 客 , 分 享 香 港 社 會 福 利 醫 療 , 一 幌 便 是 五 年 。

    五 年 來 的 治 療 : 每 年 都 有 一 次 驗 血 、 心 電 圖 、 加 減 藥 物 的 份 量 , 但 藥 物 只 屬 治 標 , 可 以 穩 定 病 情 。 示 警 的 計 時 炸 彈 火 花 仍 不 時 出 現 。 三 年 前 , 我 家 住 的 大 廈 電 梯 停 駛 , 又 因 便 急 , 直 奔 五 樓 , 甫 抵 家 門 開 啟 鐵 閘 後 便 休 克 倒 地 , 正 好 三 歲 的 小 孫 機 靈 開 門 迎 接 , 家 人 才 把 我 救 醒 。 原 因 是 急 步 登 樓 , 腿 部 充 血 , 腦 部 失 血 , 造 成 休 克 。 老 人 切 忌 獨 處 和 獨 來 獨 往 。

    示 警 的 訊 號 多 在 午 夜 , 幾 乎 每 夜 多 受 惡 夢 滋 擾 , 被 追 殺 , 或 奔 跑 於 高 坡 懸 崖 , 驚 醒 後 再 入 睡 仍 續 前 夢 , 真 個 是 惡 夢 留 痕 ! 示 警 的 另 一 個 訊 號 是 提 不 起 性 趣 , 黑 夜 漫 漫 難 渡 ! 

◆ 楊 治 明


 

 


回到主頁 目錄 回到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