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 年 二 月

第 366 期

專 題 安老服務消息 眾言堂 生活小品 松柏延年 綜 合 

    人 到 老 來 , 會 有 怎 樣 的 心 境 , 這 是 我 多 時 都 想 知 道 的 事 , 因 為 覺 得 , 每 一 位 老 年 人 , 都 是 一 個 故 事 、 一 本 書 。 我 們 聽 故 事 與 看 書 , 都 很 想 知 道 結 尾 , 何 況 我 還 有 另 一 個 意 思 , 便 是 自 己 不 久 也 會 老 去 , 在 此 之 前 多 知 道 一 些 , 可 作 借 鑑 。

    一 些 研 究 老 人 心 理 的 專 家 說 , 有 些 人 老 得 很 昏 庸 , 只 是 固 執 於 一 些 生 活 小 習 慣 , 思 想 可 說 是 渾 沌 一 片 , 根 本 無 法 集 中 , 渙 散 如 同 一 片 縹 緲 煙 霧 。

    有 一 位 年 老 鄰 舍 , 年 前 見 他 , 還 是 很 有 紳 士 派 頭 , 言 語 幽 默 , 昨 日 在 路 上 再 遇 上 , 只 見 他 穿 睡 衣 , 趿 便 鞋 , 腋 下 夾 一 份 報 紙 , 佝 僂 腰 走 路 , 鼻 端 掛 下 來 數 寸 長 的 鼻 涕 也 不 知 道 揩 拭 , 使 人 看 得 心 頭 為 之 緊 縮 。

    有 些 老 人 , 機 體 漸 次 衰 退 , 但 是 心 智 十 分 清 晰 , 他 們 多 是 一 些 做 學 問 功 夫 的 人 , 或 者 是 思 想 家 , 腦 子 使 用 慣 了 , 老 來 仍 然 功 能 完 好 , 思 維 很 有 條 理 , 因 而 看 得 清 楚 自 己 日 漸 老 邁 的 機 能 , 感 覺 得 到 精 力 不 繼 , 要 做 的 事 往 往 力 與 心 違 , 由 此 而 無 可 奈 何 , 或 是 感 到 悲 哀 。

    當 然 也 有 樂 觀 的 老 人 能 自 開 自 解 , 安 度 晚 年 的 。 有 位 老 人 家 跟 我 說 , 他 最 喜 歡 宋 代 詩 人 陸 游 的 一 首 絕 句 , 是 寫 於 八 十 歲 的 「 聽 雨 」 : 「 髮 已 成 絲 齒 半 搖 , 燈 殘 香 燼 夜 迢 迢 。 天 河 不 洗 胸 中 恨 , 卻 賴 檐 頭 雨 滴 滴 。 」 說 是 此 生 的 恨 事 天 河 也 洗 不 去 , 但 在 百 無 聊 賴 的 深 夜 , 聽 得 檐 頭 淅 瀝 雨 聲 , 心 情 就 此 平 靜 下 來 。

    人 到 老 邁 之 年 , 看 來 是 會 像 風 雷 暴 雨 過 後 , 天 地 間 變 得 一 片 淡 遠 清 幽 , 縱 使 有 過 無 邊 怨 恨 , 或 是 無 盡 的 愛 戀 , 要 把 握 與 振 作 已 不 是 時 候 了 , 倒 不 如 讓 一 切 淡 出 , 心 境 可 以 反 璞 歸 真 吧 。

 

◆ 張 君 默
 

 

 


回到主頁 回到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