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 年 七 月

第 359 期

專 題 安老服務消息 眾言堂 生活小品 松柏延年 綜 合 

    近 年 來 的 轉 變 很 奇 怪 , 常 有 種 活 實 在 喜 悅 的 感 覺 。 有 時 迎 面 吹 來 一 陣 清 爽 的 風 , 沁 入 心 脾 , 霎 那 間 就 來 了 一 陣 難 以 言 說 的 快 慰 , 也 許 是 感 受 到 生 命 的 音 符 在 躍 動 不 息 ; 看 海 邊 濺 起 一 陣 浪 花 , 心 中 又 昇 起 了 莫 名 的 喜 悅 , 放 眼 藍 天 白 雲 , 矗 立 的 大 廈 和 往 來 的 人 群 , 覺 看 得 見 白 色 藍 色 , 看 得 見 高 樓 大 廈 , 看 得 見 紅 色 綠 色 的 汽 車 , 看 得 見 人 們 的 頭 髮 在 太 陽 底 下 閃 光 軍 , 立 刻 又 有 一 種 生 之 喜 悅 在 心 中 鼓 動 。  

    我 這 樣 說 不 知 道 你 能 理 解 了 多 少 , 但 是 我 只 能 這 樣 告 訴 你 我 對 活 的 感 覺 , 這 真 是 一 種 很 真 切 的 感 受 , 奇 怪 的 是 我 不 曾 有 過 死 去 活 來 的 經 歷 , 也 不 是 年 近 垂 暮 而 對 有 生 之 年 的 依 戀 , 可 是 這 份 活 的 滿 足 感 卻 來 了 。 這 份 滿 足 感 , 喝 一 杯 咖 啡 的 時 候 會 有 , 看 電 影 的 時 候 會 有 , 路 上 看 見 一 個 孩 子 跌 倒 , 趕 快 把 他 扶 起 來 的 時 候 也 會 有 。 這 當 然 不 是 天 賦 , 而 是 我 心 靈 之 眼 時 常 往 自 己 的 內 裡 看 , 很 有 意 識 地 感 覺 自 己 是 在 活 。

    生 活 在 香 港 幾 十 年 , 由 少 年 而 青 年 , 而 中 年 , 翻 滾 在 芸 芸 世 事 之 中 , 如 果 還 不 去 參 透 一 點 點 做 人 道 理 , 那 是 有 愧 於 自 己 了 。 長 日 對 人 生 世 事 憤 憤 不 平 , 做 完 憤 怒 青 年 又 做 憤 怒 中 年 , 那 是 自 討 苦 吃 , 註 定 了 到 老 也 要 在 苦 海 中 沉 淪 。  

    以 前 不 曉 得 , 人 的 窮 困 不 在 於 物 質 擁 有 的 多 寡 , 而 在 於 精 神 是 否 富 足 。 一 位 哲 學 家 如 此 分 析 過 , 認 為 一 個 完 美 的 人 應 該 具 備 下 列 三 個 條 件 , 首 先 是 以 物 質 為 基 礎 , 那 是 軀 體 的 本 身 , 軀 體 而 有 覺 性 , 便 是 動 物 ; 人 和 動 物 的 不 同 , 就 是 多 了 一 種 精 神 的 上 層 建 築 , 以 高 尚 豐 富 的 精 神 去 統 御 肉 體 與 感 覺 思 維 , 方 才 成 為 一 個 完 美 的 人 ; 要 是 這 個 人 只 知 道 追 逐 動 物 性 的 滿 足 , 而 將 精 神 生 活 放 在 其 次 , 是 有 點 像 頭 下 腳 上 去 行 路 。  

    我 想 世 上 的 一 切 宗 教 , 原 意 都 是 要 將 人 們 從 物 質 中 釋 放 出 來 , 心 平 氣 和 地 去 靠 近 你 自 己 。 如 此 , 我 的 轉 變 是 很 接 近 宗 教 了 。 可 是 對 於 宗 教 , 我 仍 然 無 所 皈 依 。

 

◆ 張 君 默
 

 

 


回到主頁 回到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