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3 年 十 二 月

第 316 期

專 題 安老服務消息 眾言堂 生活小品 松柏延年 綜 合 

    不 知 不 覺 間 我 已 年 逾 八 十 了 , 不 過 , 母 親 , 我 仍 舊 是 你 的 好 孩 子 。 ]

    戰 爭 把 我 們 分 開 , 而 且 一 離 便 成 永 別 , 世 事 竟 是 這 麼 殘 酷 !

    誰 說 歲 月 無 情 ? 是 日 復 一 日 、 年 復 一 年 的 悠 長 歲 月 把 我 的 悲 痛 鎮 住 , 把 我 的 哀 傷 減 低 , 更 讓 我 領 悟 到 你 一 直 活 在 我 心 上 , 你 就 是 我 , 我 就 是 你 , 我 就 是 你 生 命 的 延 續 。 

    一 想 到 我 就 是 你 , 我 就 不 敢 不 愛 惜 自 己 的 軀 體 , 更 不 敢 不 時 時 刻 刻 警 愓 自 己 , 要 做 個 堂 堂 正 正 的 人 , 做 個 有 用 的 人 。 

    從 小 你 就 要 我 做 一 個 正 直 的 人 , 像 你 一 樣 , 不 損 人 利 己 , 不 見 利 忘 義 。 

    我 今 天 終 於 可 以 自 誇 , 和 我 做 朋 友 , 就 算 沒 有 得 益 , 也 決 不 會 受 損 。 

    我 沒 有 成 就 什 麼 大 事 業 , 但 生 活 過 得 還 不 錯 。 上 天 待 我 不 薄 , 記 憶 所 及 , 我 沒 向 人 借 過 一 文 錢 。 借 書 倒 是 有 的 , 但 有 借 必 還 , 這 也 是 你 教 的 。 

    你 愛 惜 小 動 物 , 愛 護 大 自 然 , 我 也 一 樣 ( 他 們 現 在 叫 環 保 ) 。 可 惜 我 們 現 在 住 的 地 方 狹 小 , 不 敢 養 貓 養 狗 。 

    曾 經 回 到 仁 興 街 尋 訪 我 們 的 故 居 。 想 不 到 它 還 好 好 的 在 那 兒 ( 前 前 後 後 都 拆 掉 、 改 建 成 高 樓 了 ) , 當 然 , 門 上 再 沒 有 我 們 那 「 博 盧 馮 寓 」 的 小 牌 扁 。

    五 十 歲 時 寫 過 一 首 《 憶 慈 母 》 : 眨 眼 五 十 寒 暑 , 稚 兒 快 變 衰 翁 , 生 離 死 別 難 免 , 但 願 常 聚 夢 中 。 

    匆 匆 又 過 了 三 十 年 , 現 在 就 算 我 們 倆 可 在 夢 中 相 會 , 恐 怕 也 難 以 相 認 了 。 我 想 , 只 要 我 依 舊 好 好 地 活 , 我 仍 舊 是 你 的 好 孩 子 , 能 否 在 夢 中 相 聚 , 也 不 重 要 了 。 

    我 會 記 你 的 話 , 學 你 一 樣 , 做 個 堂 堂 正 正 的 人 , 不 損 人 利 己 , 不 見 利 忘 義 。 對 了 , 只 有 一 樣 我 學 得 不 好 , 這 就 是 你 的 溫 柔 。 

    不 過 , 我 還 有 時 間 , 我 會 繼 續 努 力 , 我 要 做 個 好 孩 子 , 你 的 好 孩 子 。 

 

 馮 浪 波

 

 


回到主頁 回到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