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二 九 零 期 二 零 零 一 年 十 月
專題安老服務消息眾言堂 生活小品松柏延年綜合

    以 前 , 二 十 幾 三 十 年 前 吧 , 在 我 的 世 界 G 沒 有 死 亡 的 事 情 ( 那 時 即 使 有 也 看 不 見 ) , 朋 輩 間 , 有 的 是 嫁 娶 , 時 常 都 歡 歡 喜 喜 地 去 參 加 婚 禮 與 喝 喜 酒 。 然 後 , 二 十 幾 三 十 年 過 去 , 便 有 朋 輩 間 發 來 請 帖 , 要 不 是 女 兒 出 嫁 , 便 是 要 作 新 翁 , 乍 地 G , 便 聞 得 四 周 奏 起 人 生 另 一 階 段 的 進 行 曲 , 這 時 不 免 驚 訝 地 發 覺 , 自 己 竟 然 已 是 另 一 輩 的 人 。

    大 約 就 在 這 個 時 候 , 朋 輩 與 親 人 之 中 , 開 始 不 時 傳 來 噩 耗 , 誰 忽 然 入 了 醫 院 , 誰 又 早 走 一 步 ; 敏 感 的 人 , 去 殯 儀 館 弔 唁 一 次 , 便 多 一 分 懸 心 , 一 剎 那 , 彷 彿 聽 得 人 生 之 閉 幕 曲 已 經 奏 起 。 日 來 遇 到 親 近 的 友 人 去 世 , 心 緒 不 免 怏 怏 不 樂 , 一 則 是 捨 不 得 這 位 忠 厚 長 者 , 一 則 是 受 到 死 亡 的 強 烈 感 染 。

    為 此 而 奇 怪 於 有 些 人 竟 是 那 麼 沉 醉 而 熟 練 地 , 為 親 友 的 去 世 , 一 次 一 次 地 發 訃 聞 , 辦 後 事 。 哀 傷 不 現 於 形 色 , 還 是 不 覺 得 是 甚 麼 回 事 ?

    於 是 有 位 朋 友 勸 導 我 , 說 人 到 年 歲 漸 長 時 , 便 要 準 備 好 接 受 人 會 老 死 的 事 實 , 如 果 每 遇 一 次 , 都 哀 傷 一 回 , 須 知 人 的 心 靈 是 脆 弱 的 , 載 不 動 多 少 悲 傷 , 必 要 學 習 自 開 自 解 , 就 當 送 別 一 個 親 友 遠 赴 異 邦 吧 , 不 是 許 多 你 認 識 的 人 在 機 場 或 是 餞 行 宴 上 一 別 , 就 永 不 再 見 嗎 ?

    生 命 就 像 一 天 的 旅 桯 程 , 早 晨 出 發 , 走 到 日 薄 崦 嵫 時 , 當 然 是 到 了 該 歇 息 的 時 候 。 日 落 以 後 , 便 又 開 始 醞 釀 天 明 上 路 的 能 耐 與 智 慧 了 , 不 是 每 個 早 上 , 晨 光 萬 道 照 臨 大 地 的 時 候 , 有 一 股 生 之 能 量 在 睡 眠 中 甦 醒 過 來 , 又 造 成 了 一 個 花 園 錦 簇 的 琉 璃 世 界 ?

◆ 張 君 默

 

 


回到主頁 目錄 回到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