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二 七 二 期 二 零 零 零 年 四 月
專題安老服務消息眾言堂 生活小品松柏延年綜合

    左 腳 膝 蓋 受 了 傷 , 非 常 疼 痛 , 需 要 到 東 區 尤 德 夫 人 那 打 素 醫 院 留 醫 。

    躺 在 我 對 面 床 的 是 一 位 長 者 , 不 斷 呻 吟 , 有 時 更 大 聲 呼 喊 : 「 痛 死 我 啦 ! 又 唔 行 得 , 又 唔 食 得 , 做 人 有 甚 麼 意 思 ? 」 只 見 所 有 醫 護 人 員 , 不 斷 給 他 打 氣 和 鼓 勵 , 有 的 更 安 慰 他 說 : 「 阿 伯 , 乖 乖 地 食 飯 , 照 醫 生 吩 咐 食 藥 , 多 做 運 動 , 好 快 就 可 以 出 院 , 同 家 人 一 起 過 年 呀 ! 」 在 醫 院 過 了 兩 天 , 我 眼 見 醫 院 各 級 的 員 工 , 工 作 勤 快 , 對 病 人 細 心 照 顧 , 使 我 留 下 深 刻 的 印 象 。

    醫 生 說 我 的 腳 要 動 手 術 , 而 且 要 留 院 多 天 ; 於 是 我 請 求 轉 到 大 埔 的 雅 麗 氏 何 妙 齡 那 打 素 醫 院 做 手 術 , 好 使 家 人 不 用 長 途 跋 涉 地 由 新 界 到 香 港 島 來 探 望 我 。 翌 日 下 午 , 我 便 乘 醫 院 的 專 車 到 大 埔 那 打 素 醫 院 , 同 車 的 還 有 一 位 不 能 行 走 的 獨 居 老 伯 。 負 責 運 送 病 人 的 職 員 對 這 位 長 者 十 分 有 禮 貌 , 細 心 地 了 解 他 的 家 居 情 況 後 , 才 小 心 翼 翼 地 把 他 抬 到 家 去 。

    可 能 是 大 埔 區 有 多 一 些 長 者 的 緣 故 , 在 骨 科 病 房 有 不 少 跌 斷 了 手 腳 的 長 者 。 此 外 , 病 人 中 也 有 弱 智 的 孩 子 。 要 照 顧 這 些 有 著 不 同 需 要 的 病 人 , 醫 務 人 員 所 面 對 的 壓 力 是 十 分 大 的 ! 單 是 給 動 彈 不 能 的 長 者 餵 飯 和 清 潔 身 體 , 清 理 孩 子 因 情 緒 不 穩 定 而 弄 得 四 濺 的 飯 食送 及 物 件 , 足 已 使 醫 院 職 員 們 忙 個 不 了 。 就 我 所 見 , 所 有 的 護 理 人 員 仍 個 個 極 有 禮 貌 、 親 切 和 敬 業 樂 業 地 看 顧 病 人 。

    替 我 動 手 術 的 是 一 位 年 輕 、 親 切 而 充 滿 自 信 的 醫 生 。 由 於 我 只 接 受 半 身 麻 醉 , 我 可 以 清 醒 地 感 受 到 替 我 做 手 術 的 團 隊 是 何 等 的 專 業 和 富 有 合 作 精 神 。 這 位 醫 生 向 我 表 示 , 希 望 他 的 手 術 能 使 每 個 人 在 年 老 的 時 候 仍 保 持 一 定 的 活 動 能 力 , 減 少 對 他 人 的 依 賴 , 也 減 輕 家 人 的 負 擔 。 他 的 仁 心 仁 術 , 使 我 欣 賞 不 已 。
雖 然 最 近 有 關 香 港 醫 療 服 務 的 新 聞 , 大 多 數 是 負 面 的 報 導 。 就 我 個 人 在 過 去 一 段 日 子 與 兩 間 醫 院 接 觸 的 經 驗 , 我 覺 得 香 港 的 醫 療 服 務 已 大 大 改 善 了 。

    希 望 長 者 在 接 受 治 療 的 時 候 , 能 以 積 極 和 正 面 的 態 度 , 衷 誠 地 與 醫 護 人 員 合 作 , 若 加 上 親 人 的 支 持 , 注 意 飲 食 , 勤 做 適 當 的 運 動 , 我 相 信 大 多 數 的 長 者 都 能 保 持 身 體 健 康 , 亦 會 減 輕 家 人 為 照 顧 他 們 的 壓 力 。

亞   文

回到主頁 目錄 回到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