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 年 十 月

第 362 期

專 題 安老服務消息 眾言堂 生活小品 松柏延年 綜 合 

    一 位 可 憐 的 朋 友 寫 信 來 , 說 生 死 之 謎 不 可 解 , 當 死 亡 在 身 邊 發 生 時 , 才 知 道 那 種 徹 骨 的 空 虛 ; 雖 然 活 的 勇 氣 仍 然 有 , 至 於 人 生 意 義 , 從 此 不 明 白 了 。 這 段 話 , 叫 人 呆 了 許 久 , 像 是 一 瓢 冷 水 , 給 興 沖 沖 的 搬 過 去 。  

    近 日 常 到 醫 院 去 看 一 位 老 人 家 , 他 餘 下 的 日 子 已 經 有 了 個 數 目 , 是 向 零 倒 數 , 不 同 於 賽 跑 或 發 射 火 箭 , 零 便 是 表 示 最 大 的 功 率 在 發 動 , 於 他 , 零 是 虛 無 。 每 看 他 一 次 , 便 覺 得 生 命 力 在 他 的 肌 膚 與 眼 睛 裡 消 退 一 些 , 彷 彿 一 株 缺 了 陽 光 與 水 份 的 植 物 , 天 天 枯 萎 下 去 。

    平 常 看 見 滿 眼 的 人 , 個 個 在 走 動 , 在 談 笑 , 在 爭 吵 , 習 以 為 常 , 沒 有 想 到 他 們 每 個 個 體 , 都 因 為 漲 滿 生 命 , 而 且 有 一 個 靈 魂 , 即 使 骯 髒 的 、 卑 鄙 的 、 貪 婪 的 或 情 慾 高 張 的 , 也 還 是 靈 魂 , 是 由 一 股 生 命 力 所 支 撐 , 當 生 命 像 燃 料 一 樣 耗 完 , 它 亦 無 所 依 戀 , 便 要 散 去 。  

    現 在 每 次 從 醫 院 出 來 , 放 眼 一 望 , 很 奇 異 地 , 便 見 人 們 原 來 也 是 大 自 然 的 花 卉 之 一 種 , 我 們 最 常 見 的 花 , 是 紅 映 、 黃 槐 、 洋 紫 荊 、 夾 竹 桃 、 芍 葯 、 丁 香 、 玫 瑰 、 菊 和 蘭 , 卻 是 叢 叢 簇 簇 地 怒 放 的 生 命 , 就 少 有 人 看 得 見 。  

    不 要 看 這 人 臉 肉 橫 生 , 那 人 裝 腔 作 勢 , 或 是 蓬 頭 垢 面 , 肢 體 缺 憾 , 高 得 像 竹 竿 , 矮 胖 如 冬 瓜 , 這 都 是 生 命 在 綻 開 的 時 候 , 是 另 一 種 形 態 的 花 朵 , 同 樣 依 自 然 的 規 律 , 榮 枯 有 序 。  

    看 這 行 將 離 去 的 老 人 , 我 並 不 感 到 悲 戚 , 他 躺 在 病 榻 上 仍 是 那 樣 安 詳 , 見 了 我 都 是 露 出 微 笑 , 拉 手 時 總 是 捏 得 那 麼 緊 , 每 一 次 都 像 握 別 一 樣 。 他 已 經 不 能 言 語 了 , 問 他 是 不 是 很 疲 倦 ? 他 點 頭 ; 辛 苦 嗎 ? 他 搖 頭 。 怎 樣 會 不 辛 苦 呢 , 醫 生 在 他 腹 部 割 了 個 洞 , 又 在 咽 喉 割 個 洞 。  

    這 位 老 人 過 去 是 我 的 師 長 , 現 在 也 一 樣 , 是 他 忽 然 教 會 我 看 見 生 命 是 甚 麼 回 事 , 每 去 看 他 一 次 , 便 得 到 一 次 學 習 。  

    是 他 無 言 地 教 會 我 把 人 生 這 樣 去 看 : 寂 寞 時 不 在 的 , 不 是 伴 侶 ; 需 要 時 不 能 挪 用 的 , 不 是 錢 財 ; 而 歡 樂 則 像 美 酒 , 開 瓶 之 後 便 應 乾 杯 !

◆ 張 君 默
 

 

 


回到主頁 回到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