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二  九 八 期 二 零 零 二 年 六 月
專題安老服務消息眾言堂 生活小品松柏延年綜合

    作 為 護 老 者 , 對 長 者 事 事 關 心 是 每 個 人 盡 責 的 理 想 。 但 在 「 相 見 好   同 住 難 」 的 現 實 環 境 裡 , 總 不 免 有 著 磨 擦 與 糾 紛 , 況 且 在 父 或 母 與 子 或 女 或 媳 或 婿 的 中 國 倫 理 道 理 觀 念 中 , 護 老 者 稍 有 「 不 對 」 , 便 被 冠 以 「 不 孝 」 之 名 , 故 作 為 後 輩 的 , 如 何 於 這 個 二 十 一 世 紀 中 技 巧 地 演 譯 孝 道 呢 ? 

不 再 「 沉 默 」 

    在 茶 樓 我 們 常 見 到 一 家 大 小 品 茗 的 溫 馨 場 面 , 但 若 再 細 看 , 不 難 會 發 現 談 得 興 高 采 烈 的 多 沒 有 長 者 的 份 兒 。 他 們 往 往 只 是 靜 靜 地 坐 著 , 作 個 沉 默 的 觀 望 者 或 陪 食 者 。 當 然 , 我 們 會 認 為 這 種 被 動 的 參 與 , 對 長 者 來 說 已 是 一 樂 事 , 能 夠 一 家 人 坐 在 一 起 , 他 們 已 感 到 心 滿 意 足 。 但 沉 默 又 是 否 他 們 的 意 願 呢 ? 很 多 時 , 他 們 受 到 有 意 無 意 的 冷 落 , 是 因 為 他 們 已 脫 離 了 主 流 生 活 , 再 跟 不 上 群 眾 的 話 題 。 要 刻 意 地 引 他 們 一 起 談 天 說 地 又 實 在 太 費 力 , 也 有 點 不 自 然 。 

    在 這 情 況 下 , 我 們 不 妨 採 用 以 下 的 方 法 , 就 是 向 他 們 報 告 一 下 生 活 近 況 , 包 括 學 校 、 工 作 、 家 庭 和 朋 友 間 發 生 的 瑣 事 或 趣 事 , 一 來 他 們 是 很 渴 望 知 道 我 們 的 生 活 近 況 , 另 外 , 這 些 話 題 也 是 他 們 可 以 產 生 共 鳴 的 。 這 種 既 不 費 力 但 能 引 起 話 題 的 方 法 , 大 家 不 妨 一 試 。 

責 任 是 長 春 之 妙 藥 

    我 曾 見 過 不 少 充 滿 活 力 的 朋 友 , 一 退 休 便 立 即 變 得 蒼 老 , 原 因 是 他 們 再 沒 有 責 任 , 也 就 沒 有 了 生 活 的 目 標 , 人 也 漸 漸 枯 萎 下 來 。 但 我 亦 親 眼 見 過 以 下 例 外 情 況 。 

    每 天 返 工 途 中 , 我 總 會 見 到 一 位 約 六 十 多 歲 的 婆 婆 , 她 的 面 容 憔 悴 , 頭 髮 蓬 鬆 , 兩 眼 無 神 , 令 人 不 願 接 近 。 某 日 , 我 又 碰 上 她 , 但 卻 是 另 一 個 「 她 」 , 她 面 有 光 澤 , 頭 髮 也 燙 得 貼 服 , 更 難 得 是 她 滿 面 笑 容 地 向 途 人 打 招 呼 。 原 來 箇 中 秘 密 是 她 懷 G 的 嬰 孩 。 那 嬰 孩 是 她 的 孫 子 , 現 交 由 她 照 顧 。 責 任 為 她 帶 來 了 生 活 的 目 標 和 生 存 的 價 值 。 責 任 對 於 人 就 像 水 對 植 物 一 樣 , 是 不 可 缺 少 的 。 

    作 為 子 女 , 我 們 常 常 因 為 疼 愛 父 母 , 不 想 他 們 辛 苦 , 所 以 把 所 有 責 任 都 放 在 自 己 身 上 , 好 讓 他 們 可 以 「 享 福 」 , 事 實 上 對 長 者 來 說 , 適 當 的 責 任 才 是 長 春 妙 藥 。 

作 個 非 一 般 的 聆 聽 者 

長 者 常 埋 怨 子 女 少 與 他 們 溝 通 , 不 理 會 他 們 。 平 心 而 論 , 與 長 者 溝 通 也 並 非 易 事 , 他 們 談 的 不 但 是 生 活 瑣 事 , 更 多 是 陳 年 舊 事 , 不 少 已 聽 過 數 百 遍 , 內 容 或 充 滿 怨 言 , 令 到 聽 者 容 易 感 到 厭 煩 。 但 長 者 卻 又 是 樂 此 不 疲 , 無 論 你 如 何 抗 拒 , 甚 至 表 達 不 滿 , 他 們 仍 會 繼 續 重 覆 又 重 覆 地 說 下 去 。 

我 最 終 作 了 一 個 結 論 , 要 改 變 長 者 以 上 的 表 現 是 近 乎 不 可 能 的 事 ; 那 怎 麼 辦 好 ? 我 曾 經 做 過 以 下 的 實 驗 。 情 況 一 , 我 嘗 試 全 情 投 入 地 耐 心 去 聽 和 回 應 , 但 最 終 仍 是 奈 不 著 性 子 , 結 果 是 大 家 不 歡 而 散 。 情 況 二 , 我 採 用 抽 身 的 聆 聽 和 回 應 方 法 , 簡 單 說 就 是 外 表 像 聽 但 內 裡 卻 並 非 集 中 精 神 作 出 專 注 , 而 結 果 卻 是 出 奇 地 好 。 因 為 沒 有 我 負 面 的 反 應 , 長 者 能 在 全 無 阻 撓 的 情 況 下 暢 所 欲 言 , 他 感 到 很 舒 服 。 這 種 做 法 委 實 有 不 敬 之 嫌 , 但 倘 若 你 的 耐 力 有 限 , 但 你 又 想 令 他 開 心 , 或 你 不 欲 與 他 發 生 衝 突 , 便 可 參 考 這 個 做 法 。 

做 些 意 料 之 外 的 事 

我 們 常 認 為 長 者 過 沉 悶 和 千 遍 一 律 的 生 活 是 理 所 當 然 的 , 因 為 老 年 的 生 活 本 就 應 該 歸 於 平 淡 ! 我 曾 經 將 自 己 代 入 他 們 的 角 式 , 發 覺 絢 爛 的 生 活 對 長 者 的 確 不 適 合 , 風 平 浪 靜 的 生 活 會 更 適 合 他 們 的 心 理 和 生 理 狀 況 。 但 完 全 平 靜 卻 會 變 為 死 寂 , 令 人 生 活 缺 乏 朝 氣 。 其 實 在 平 靜 的 湖 面 投 下 一 顆 石 子 , 會 令 它 更 美 更 添 生 氣 。 有 些 長 者 很 懂 得 為 自 己 投 下 石 子 , 但 有 不 少 長 者 是 要 靠 助 我 們 的 力 量 。 

    我 們 可 以 在 能 力 範 圍 內 間 中 為 他 們 帶 來 驚 喜 , 又 或 退 而 求 其 次 , 純 粹 做 些 軌 道 以 外 的 事 情 , 好 讓 那 刻 板 的 生 活 起 一 點 變 化 。 例 如 帶 他 們 到 從 未 想 過 可 以 去 的 地 方 , 吃 些 從 未 吃 過 的 東 西 , 見 些 很 久 未 見 過 的 人 , 做 些 未 做 過 的 事 。 你 不 妨 嘗 試 跳 出 舊 有 的 框 框 , 讓 你 的 創 意 和 對 老 人 家 的 了 解 引 導 你 , 你 必 會 想 到 些 好 主 意 。 當 然 , 要 做 不 習 慣 的 事 , 必 定 要 多 花 心 思 和 氣 力 , 甚 至 會 遇 到 長 者 初 期 的 抗 拒 , 但 當 你 見 到 事 後 的 效 果 , 相 信 你 會 感 到 這 一 切 都 是 值 得 的 。 

努 力 尋 求 突 破 

    你 有 沒 有 發 覺 自 己 與 父 母 的 爭 吵 總 是 有 關 類 似 的 事 , 原 因 相 近 , 連 衝 突 的 過 程 和 結 束 也 同 一 模 樣 。 人 與 人 相 處 , 爭 吵 總 是 在 所 難 免 , 但 爭 吵 多 了 , 亦 會 對 關 係 帶 來 傷 害 。 倘 若 你 不 想 再 看 到 帶 來 負 面 影 響 的 爭 執 , 你 就 要 努 力 尋 求 突 破 。 

    首 先 , 你 要 檢 討 過 往 的 衝 突 , 將 其 相 同 之 處 歸 納 起 來 , 你 會 不 難 找 出 一 個 你 與 長 者 衝 突 的 方 程 式 。 當 中 會 包 括 衝 突 的 誘 因 , 衝 突 醞 釀 期 的 環 境 和 個 人 因 素 , 醞 釀 的 過 程 , 引 發 衝 突 的 導 火 線 , 令 爭 執 加 劇 的 對 話 和 身 體 語 言 及 周 圍 的 因 素 等 。 當 你 掌 握 了 這 個 方 程 式 , 你 便 會 懂 得 去 避 免 它 的 發 生 。 由 於 你 清 楚 知 道 它 如 何 發 生 , 你 可 以 在 醞 釀 初 期 已 有 所 行 動 , 包 括 轉 移 話 題 或 作 出 不 同 的 回 應 等 。 當 爭 吵 已 開 始 , 你 仍 然 可 以 像 編 劇 一 樣 將 對 白 和 場 境 轉 變 , 以 避 免 對 整 件 事 有 連 鎖 影 響 。 

    這 些 都 只 是 技 巧 , 雖 然 收 效 , 但 最 重 要 的 是 以 理 智 控 制 情 緒 。 

當 你 忍 無 可 忍 

    談 到 這 裡 , 我 相 信 已 有 不 少 讀 者 在 想 , 你 所 說 的 都 不 適 用 於 我 那 位 長 者 , 他 實 在 是 不 可 理 喻 的 。 

    倘 若 這 是 你 的 情 況 , 以 下 的 勸 勉 可 能 會 對 你 有 所 幫 助 : 「 要 有 勇 氣 去 改 變 一 些 可 以 改 變 的 事 , 也 要 有 平 靜 的 心 去 接 受 不 可 改 變 的 事 實 , 並 有 足 夠 的 智 慧 去 分 辦 二 者 。 」 如 果 我 們 已 盡 了 力 , 便 不 用 自 疚 , 亦 要 懂 得 在 愛 惜 父 母 和 愛 惜 自 己 和 自 己 的 家 庭 三 者 中 間 取 得 平 衡 , 否 則 孝 道 便 成 為 枷 鎖 。 


◆ 文 : 凌 周 可 兒   香 港 基 督 教 服 務 處

  圖 : 吳 志 倫

  


回到主頁 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