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 個 家 和 你 我 的 家 一 樣 , 是 個 很 普 通 、 平 凡 的 家 庭 。 家 中 人 口 並 不 多 , 但 他 們 日 常 生 活 中 所 發 生 的 種 種 事 情 卻 與 社 會 事 務 息 息 相 關 , 所 以 我 們 不 妨 將 「 這 個 家 」 視 為 社 會 的 縮 影 。

    爺 爺 窮 半 生 精 力 , 儘 管 讀 書 不 多 , 仍 然 能 夠 在 節 衣 縮 食 下 於 三 十 年 前 購 下 目 前 這 間 面 積 六 百 多 呎 小 唐 樓 , 祖 孫 三 代 同 堂 , 一 家 人 縱 無 餐 餐 鮑 參 翅 肚 , 生 活 倒 也 過 得 安 樂 。

    爺 爺 , 作 為 一 家 之 主 , 有 發 號 施 令 之 權 。 然 而 隨 著 時 代 的 不 斷 進 步 , 家 長 之 「 令 」 往 往 被 後 輩 們 視 為 「 長 氣 」 , 認 為 「 過 時 」 和 「 落 後 」 。

    細 孫 光 仔 就 時 時 激 得 爺 爺 七 竅 生 煙 。

    為 參 加 下 月 舉 行 的 電 單 車 郊 野 大 賽 , 光 仔 今 天 放 工 後 特 登 去 剪 了 個 「 時 代 髮 型 」 , 除 了 將 原 來 的 長 髮 「 剷 」 高 外 , 還 在 頭 頂 染 了 三 直 行 紅 、 黃 、 紫 顏 色 。 問 他 為 甚 麼 這 樣 做 , 他 洋 洋 得 意 地 說 : 「 有 形 」 。

    「 不 知 所 謂 ! 」 爺 爺 說 。

    「 咩 不 知 所 謂 , 」 光 仔 道 : 「 我 們 大 隊 個 個 都 係 染 髮 的 , 有 的 札 辮 染 紅 , 有 的 剷 光 染 綠 , 騎著 鐵 馬 風 馳 電 掣 , 不 知 幾 威 風 ! 」

    「 唔 , 威 風 ? 」 爺 爺 道 : 「 等 你 們 撞 樹 撞 石 躉 跌 落 大 坑 渠 果 陣 時 唔 慌 唔 威 風 囉 ! 」 爺 爺 將 手 上 的 報 紙 重 重 地 扔 在 木 沙 發 上 起 身 去 斟 茶 , 接 著 道 : 「 打 家 劫 舍 , 打 荷 包 , 去 機 舖 、 便 利 店 鬧 事 , 都 係 你 們 呢 班 所 謂 有 形 的 爛 仔 做 。 」

    「 爺 爺 , 話 唔 可 以 咁 講 的 ! 」 大 孫 成 仔 說 : 「 雖 然 社 會 上 有 不 少 染 髮 的 青 少 年 做 壞 事 , 但 你 唔 可 以 一 竹 竿 打 死 一 船 人 , 人 地 外 貌 說 明 不 了 甚 麼 , 唔 係 每 一 個 染 髮 的 青 少 年 都 壞 , 光 仔 只 不 過 係 貪 得 意 。 」

    「 爺 爺 , 我 特 登 今 早 買 左 兩 個 飽 給 你 吃 , 凍 就 唔 好 食 的 ! 」 光 仔 苦 笑 道 : 「 只 要 我 愛 錫 你 就 得 啦 ! 」

□ 韋   葦

 

簡介 | 今期主題 | 目錄 | 其他各期 | 讀者服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