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 年 十 二 月

第 364 期

專 題 安老服務消息 眾言堂 生活小品 松柏延年 綜 合 

    住 處 屋 頂 有 個 花 園 , 當 初 搬 進 來 的 時 候 是 不 知 道 的 , 知 道 之 後 也 不 以 為 意 , 甚 至 嗤 之 以 鼻 ; 花 園 而 在 屋 頂 , 充 其 量 也 不 過 擺 幾 盆 菊 花 , 種 三 兩 棵 黃 槐 之 數 罷 了 。 

    在 這 G 度 過 二 十 多 年 後 , 這 才 忽 然 警 覺 , 像 發 現 新 大 陸 似 的 , 原 來 我 們 這 個 屋 頂 花 園 真 不 簡 單 啊 , 的 而 且 確 , 是 個 「 花 園 」 ! 

    退 休 之 後 我 每 天 都 到 公 園 散 步 , 略 作 晨 運 , 消 磨 整 個 上 午 , 以 至 冷 落 了 自 己 這 G 的 花 園 。 三 年 前 家 庭 突 生 巨 變 , 我 不 能 再 花 時 間 到 公 園 去 了 , 只 好 改 變 一 下 習 慣 , 每 天 上 午 到 自 己 的 屋 頂 花 園 作 些 運 動 , 這 才 有 機 會 把 這 地 方 仔 細 地 看 清 楚 。 

    十 年 樹 木 , 有 其 道 理 , 二 十 年 間 , 這 個 大 小 不 過 一 個 足 球 場 的 屋 頂 ( 下 面 是 商 場 、 「 街 市 」 、 快 餐 店 ) , 竟 然 長 了 不 少 巨 樹 。 我 所 認 識 的 有 我 喜 愛 的 魚 木 、 鳳 凰 木 , 都 是 巨 大 粗 壯 的 。 

    也 有 不 少 白 蘭 花 , 也 長 得 很 高 , 花 開 的 時 候 , 不 少 老 人 家 爭 把 花 採 , 很 熱 鬧 。 

    有 巨 樹 才 稱 得 上 花 園 , 除 了 魚 木 、 鳳 凰 木 這 類 巨 樹 之 外 , 最 叫 我 吃 驚 的 是 有 一 棵 印 度 橡 樹 。 這 樹 屬 喬 木 , 可 以 和 我 們 熟 悉 的 榕 樹 相 比 , 一 樣 的 高 , 一 樣 枝 葉 繁 密 。 但 印 度 橡 樹 的 「 霸 」 卻 比 榕 樹 更 甚 : 每 一 條 氣 根 一 旦 接 觸 到 地 面 而 沒 受 到 干 擾 , 都 可 發 展 成 樹 幹 , 支 持 越 長 越 高 大 的 樹 身 。 

    我 們 屋 頂 花 園 這 棵 橡 樹 , 少 說 也 高 達 五 、 六 層 樓 了 , 真 擔 心 它 會 不 會 把 它 四 週 的 小 樹 擠 得 無 處 容 身 。 

    差 點 兒 忘 了 也 是 我 喜 愛 、 開 小 花 的 細 葉 紫 薇 , 長 廊 上 種 了 一 列 , 不 高 , 但 美 極 了 , 每 天 我 都 走 過 這 長 廊 , 算 是 一 種 享 受 。 這 令 人 陶 醉 的 紫 薇 叫 我 想 起 一 位 朋 友 : 願 他 安 息 。 

    近 日 有 論 者 提 倡 在 大 廈 天 台 植 樹 , 此 議 甚 佳 , 原 來 我 們 這 G 早 就 做 了 , 而 且 甚 有 成 續 , 希 望 大 廈 林 立 的 香 港 每 座 大 廈 都 有 個 花 園 。

 

 

◆ 馮 浪 波


 


回到主頁 回到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