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 年 五 月

第 357 期

專 題 安老服務消息 眾言堂 生活小品 松柏延年 綜 合 

    一 位 先 生 終 於 可 以 回 到 別 了 四 五 十 年 的 老 家 了 。 途 中 有 記 者 訪 問 他 有 何 感 想 , 他 歎 了 一 聲 , 說 : 「 近 鄉 情 更 怯 。 」 

    這 個 頗 多 人 都 知 道 喜 歡 引 用 的 句 子 出 自 一 首 詩 《 渡 漢 江 》 : 「 嶺 外 音 書 斷 , 經 冬 復 歷 春 , 近 鄉 情 更 怯 , 不 敢 問 來 人 。 」 

    作 者 宋 之 問 , 知 道 的 人 恐 怕 不 多 了 , 傳 世 之 作 , 恐 怕 也 只 得 這 一 首 。 其 實 他 是 極 有 才 華 的 人 , 當 時 也 是 很 有 名 的 詩 人 。 這 首 詩 之 得 以 傳 誦 , 就 是 因 為 「 近 鄉 情 更 怯 」 道 出 了 離 鄉 日 久 的 人 的 心 事 。 「 少 小 離 家 老 大 回 」 , 回 到 老 家 越 近 心 G 越 不 安 , 「 兒 童 相 見 不 相 識 」 還 好 , 最 使 人 傷 感 的 是 家 不 再 是 家 而 人 也 離 了 散 了 。 在 戰 亂 期 間 , 這 些 事 還 不 常 見 嗎 ? 

    宋 之 問 渡 漢 江 幾 經 艱 苦 回 鄉 , 快 到 老 家 了 , 應 該 高 興 才 是 , 遇 上 鄉 人 , 應 該 打 個 招 呼 , 問 一 聲 家 中 情 況 如 何 等 等 。 他 偏 偏 就 是 害 怕 聽 到 不 好 的 消 息 , 所 以 「 不 敢 問 來 人 」 。 

    今 天 我 寫 「 近 鄉 情 更 怯 」 , 不 是 因 為 自 己 也 快 回 鄉 而 忐 忑 不 安 。 實 情 是 自 己 有 所 「 不 敢 」 , 和 「 不 敢 問 來 人 」 有 點 相 似 , 「 有 同 感 焉 」 。 

    我 是 情 怯 而 「 不 敢 打 電 話 」 。 和 老 朋 友 久 未 見 面 , 亦 失 去 音 訊 , 很 想 念 他 們 。 對 別 人 來 說 , 解 決 之 法 簡 單 到 無 可 再 簡 單 : 打 個 電 話 和 他 或 他 的 家 人 一 談 就 是 了 。 偏 偏 我 就 是 不 敢 , 怕 接 電 話 的 不 是 他 本 人 而 是 他 的 家 人 , 而 他 家 人 告 訴 我 的 是 個 我 極 害 怕 聽 到 的 消 息 也 。 

    已 經 有 過 這 樣 的 經 驗 了 , 最 震 憾 的 例 子 是 梁 壽 康 兄 的 死 訊 。 接 電 話 的 是 護 老 院 的 工 作 人 員 , 答 話 簡 單 而 直 接 : 「 他 去 了 。 」 

    這 三 個 字 對 我 的 打 擊 實 在 太 大 了 , 不 想 再 聽 到 它 。 我 不 是 個 膽 子 小 的 人 , 有 些 事 別 人 不 敢 為 而 我 敢 為 之 。 但 這 樁 小 事 別 人 一 定 不 怕 做 而 我 卻 情 怯 而 連 問 也 不 敢 , 原 因 何 在 , 自 己 也 不 清 楚 。 

    沒 有 音 訊 也 有 個 好 處 , 就 安 慰 自 己 說 老 朋 友 正 在 海 外 旅 遊 , 久 久 還 未 作 歸 計 可 也 。 希 望 這 是 真 的 。

 

   

◆ 馮 浪 波


 


回到主頁 回到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