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 年 四 月

第 356 期

專 題 安老服務消息 眾言堂 生活小品 松柏延年 綜 合 

    一 位 做 酒 家 的 朋 友 年 來 有 了 退 休 之 態 , 可 以 休 息 的 時 候 便 休 息 , 不 一 定 要 利 用 所 有 時 間 , 在 可 以 賺 錢 的 時 候 便 去 賺 錢 , 不 再 像 以 前 , 每 分 鐘 都 要 把 自 己 推 上 生 命 的 頂 點 , 從 不 稍 懈 。

    他 說 看 見 一 位 年 老 朋 友 , 至 今 仍 然 奔 波 得 很 , 匆 匆 來 到 他 的 酒 家 , 看 看 酒 菜 還 未 預 備 好 , 等 一 刻 也 嫌 費 時 , 寧 可 用 現 成 的 湯 淘 白 飯 , 站 吃 了 便 走 , 因 為 他 說 , 時 間 就 是 金 錢 。

    這 位 老 人 家 的 話 是 對 的 , 他 大 半 生 勤 懇 勞 碌 , 的 確 用 盡 了 每 一 分 鐘 的 時 間 去 賺 錢 , 結 果 將 兒 子 供 完 大 學 , 本 來 可 以 閒 下 來 了 , 可 是 他 現 在 又 要 供 孫 兒 上 大 學 。 看 來 他 這 一 生 , 注 定 了 要 勞 苦 下 去 。 叫 人 同 情 是 , 由 於 過 去 幾 十 年 , 這 個 人 以 全 副 生 命 去 討 生 活 , 習 慣 了 付 出 一 分 力 便 賺 一 分 錢 , 不 敢 稍 懈 , 一 旦 要 他 鬆 弛 下 來 , 別 說 不 知 道 還 有 什 麼 別 的 事 情 好 做 , 更 會 覺 得 生 命 空 虛 與 惶 恐 。

    在 辛 勞 幾 十 年 之 後 , 仍 然 有 一 分 自 覺 的 人 有 福 了 , 因 為 他 知 道 生 命 中 除 了 努 力 工 作 賺 錢 之 外 還 有 些 別 的 , 比 如 與 三 五 知 己 坐 咖 啡 室 中 聊 聊 天 , 與 老 妻 飲 早 茶 , 拿 枝 竹 桿 去 海 邊 釣 魚 , 或 是 寫 字 讀 書 與 聽 音 樂 。

    別 說 他 看 見 這 兩 個 同 業 中 人 , 死 前 一 刻 還 是 拿 布 , 我 也 看 見 過 不 少 賣 文 的 人 , 晚 年 時 已 不 再 需 要 他 寫 那 許 多 稿 賺 錢 謀 生 , 但 他 依 然 每 天 埋 頭 苦 寫 。 又 不 是 些 什 麼 可 以 傳 世 的 著 作 , 不 過 是 出 一 分 力 賺 一 分 錢 的 事 情 , 可 是 他 直 至 死 前 的 幾 小 時 , 依 然 拿 一 管 筆 , 與 一 些 老 年 文 人 晚 年 只 寫 少 許 文 字 聊 以 寄 情 絕 不 相 同 。 他 無 疑 照 舊 可 以 賺 許 多 錢 , 然 而 他 這 麼 放 不 下 , 看 了 令 人 心 酸 。

◆ 張 君 默
 

 

 


回到主頁 回到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