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 年 六 月

第 346 期

專 題 安老服務消息 眾言堂 生活小品 松柏延年 綜 合 

    闊 別 十 一 個 月 後 , 第 一 次 重 訪 我 日 夕 思 念 的 郊 野 公 園 。 見 它 湖 光 山 色 , 風 采 依 然 , 十 分 欣 慰 。 

    稍 感 失 望 的 , 是 昔 日 在 這 G 見 面 的 朋 友 , 十 之 八 九 失 去 了 影 。 這 是 因 為 我 為 了 這 為 了 那 , 把 「 時 段 」 推 遲 了 整 整 一 個 鐘 頭 。 遲 來 了 , 人 自 然 早 就 走 了 。 

    見 不 到 那 對 年 輕 力 壯 、 叫 我 「 阿 叔 」 的 攣 生 兄 弟 了 。 他 們 很 多 時 都 是 以 跑 步 姿 態 同 時 出 現 的 , 分 不 清 誰 是 哥 誰 是 弟 。 問 過 他 們 , 一 個 答 : 「 胖 的 是 大 佬 。 」 

    也 見 不 到 那 帶 狗 的 年 青 人 。 沒 請 教 過 他 貴 姓 。 他 的 狗 叫 阿 寶 我 倒 是 知 道 的 , 還 知 道 阿 寶 是 「 閏 女 」 。

    頗 出 意 外 的 是 再 遇 到 那 位 駕 電 單 車 負 責 在 這 一 帶 巡 邏 的 警 員 。 每 次 聽 到 他 由 遠 而 近 的 車 聲 , 我 例 必 轉 身 站 在 小 徑 一 旁 靜 候 , 而 他 也 一 定 在 我 身 旁 經 過 時 向 我 舉 手 示 意 。

    帶 狗 的 人 可 不 少 。 有 一 位 朋 友 , 他 的 狗 可 漂 亮 啦 , 毛 色 金 黃 而 富 光 澤 , 可 惜 我 不 懂 犬 隻 , 不 知 道 他 是 甚 麼 品 種 。 有 一 次 , 再 忍 不 住 了 , 問 那 位 朋 友 , 可 否 讓 我 撫 摩 他 一 下 。 朋 友 欣 然 頷 首 , 打 了 一 個 「 哨 」 , 把 狗 喚 來 , 乖 乖 地 在 我 面 前 坐 下 。 我 知 道 他 的 名 字 , 是 個 洋 名 , 一 時 間 卻 記 不 起 。 今 天 他 的 主 人 和 他 都 沒 來 。 也 許 來 了 , 也 走 遠 了 。

    在 草 地 上 做 運 動 的 朋 友 也 不 少 。 各 式 各 樣 的 運 動 都 有 。 少 不 了 的 當 然 是 太 極 。 男 女 老 幼 , 各 適 其 適 。 最 特 別 的 是 一 位 太 太 , 她 不 是 向 前 行 而 是 倒 轉 身 向 後 走 , 相 信 一 定 有 她 的 道 理 。 今 天 也 沒 看 見 她 

    一 些 朋 友 見 不 , 雖 則 可 惜 , 但 多 來 幾 次 之 後 , 肯 定 又 會 認 識 另 一 批 新 朋 友 。 只 好 這 樣 安 慰 自 己 了 。  

 


◆ 馮 浪 波 

 

 


回到主頁 回到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