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5 年 二 月

第 330 期

專 題 安老服務消息 眾言堂 生活小品 松柏延年 綜 合 

    「 活 得 自 然 , 便 得 自 在 」 這 是 我 在 一 幅 畫 上 面 題 的 句 子 。

    求 自 在 , 這 是 我 們 一 直 追 求 的 生 活 理 想 目 標 。 什 麼 是 自 在 。 自 在 就 是 生 活 得 無 憂 無 慮 , 無 牽 無 掛 , 心 安 理 得 , 也 就 是 說 , 我 們 的 身 和 心 都 生 活 在 健 康 狀 態 下 。

    生 老 病 死 本 來 就 是 自 然 現 象 , 可 惜 是 生 老 病 死 都 直 接 影 我 們 活 的 身 和 心 。 更 直 接 的 說 , 生 老 病 死 使 我 們 活 得 不 自 在 。 我 們 要 求 自 在 , 問 題 就 困 難 起 來 。

    從 宗 教 的 角 度 說 , 生 命 本 來 就 是 痛 苦 的 , 本 來 就 註 定 遇 上 許 多 煩 惱 , 為 什 麼 這 樣 說 ? 因 為 所 有 生 命 出 現 的 時 候 , 要 維 持 生 命 的 繼 續 , 就 要 有 需 要 , 不 單 只 是 人 有 需 要 , 一 隻 螞 蟻 , 一 條 草 , 一 朵 花 都 需 要 維 持 生 命 的 原 素 , 最 基 本 是 陽 光 、 空 氣 與 水 。 植 物 比 較 簡 單 , 有 了 陽 光 空 氣 和 水 就 可 以 生 存 , 人 和 動 物 就 比 較 復 雜 , 要 生 存 還 需 要 營 養 。

    需 要 就 是 要 求 , 要 求 就 得 爭 取 , 一 條 草 為 了 爭 取 陽 光 , 枝 和 葉 就 得 向 光 源 伸 展 , 就 得 付 出 力 量 , 要 求 愈 多 , 付 出 便 愈 大 , 也 就 是 說 , 要 求 愈 多 , 煩 惱 就 愈 多 。

    有 人 會 問 , 生 命 既 然 是 註 定 痛 苦 煩 惱 , 那 我 們 為 什 麼 還 要 生 存 下 去 ? 生 存 下 去 有 什 麼 意 義 ? 

    「 這 是 一 個 很 有 趣 的 問 題 , 也 是 生 命 奇 妙 的 地 方 。 我 們 不 是 花 草 野 獸 , 不 能 真 正 感 受 和 代 它 們 說 出 感 覺 。 我 們 是 人 , 只 能 用 人 的 角 度 去 體 會 生 命 , 用 人 的 角 度 去 解 釋 生 命 , 認 真 一 點 說 , 我 們 雖 然 同 是 人 , 因 為 每 個 人 有 不 同 性 格 , 不 同 的 生 活 環 境 , 所 以 我 也 不 能 代 你 體 驗 生 活 。 我 只 能 代 表 我 , 我 所 說 的 也 只 是 我 的 感 受 。 不 過 , 雖 然 你 我 之 間 有 許 多 不 同 , 但 我 們 生 活 在 同 一 環 境 , 同 一 時 空 , 所 以 我 說 的 話 多 多 少 少 也 有 共 通 的 地 方 。

    和 大 家 一 樣 , 我 們 都 有 個 成 長 過 程 , 從 嬰 兒 到 青 少 年 到 中 年 到 老 年 , 當 然 每 個 人 都 有 自 己 一 個 成 長 故 事 , 對 我 而 言 , 我 好 像 一 直 沒 有 時 間 去 思 考 生 命 的 問 題 , 如 果 要 問 為 什 麼 要 生 存 , 也 答 不 出 個 所 以 然 。

    年 事 漸 長 , 所 見 漸 多 , 開 始 對 生 老 病 死 這 問 題 漸 有 感 觸 , 加 上 思 考 的 能 力 也 較 深 入 , 對 生 命 的 探 討 和 生 活 的 認 知 愈 來 愈 有 興 趣 。

    從 人 的 角 度 去 了 解 生 命 和 生 活 , 第 一 步 我 們 先 要 定 出 我 們 的 位 置 , 也 就 是 說 我 們 先 要 了 解 我 們 與 自 然 的 關 係 。

    自 然 是 什 麼 ? 我 們 不 能 具 體 說 出 自 然 的 形 狀 , 也 不 能 用 數 字 把 它 刻 劃 出 來 。 我 認 為 , 自 然 是 一 個 秩 序 , 世 問 萬 物 , 都 在 這 秩 序 下 運 作 。 生 老 病 死 , 新 陳 代 謝 , 都 是 秩 序 的 一 部 份 , 周 而 覆 始 , 生 生 不 息 。 世 間 萬 物 各 有 生 態 , 但 新 陳 代 謝 l 彼 此 相 若 。

    許 多 人 曾 經 問 我 , 既 然 生 命 註 定 煩 惱 痛 苦 , 人 為 什 麼 還 要 活 下 去 ?

    為 什 麼 ? 沒 有 為 什 麼 , 生 命 本 來 就 是 一 項 任 務 , 每 一 生 命 出 現 自 然 就 交 付 給 他 一 項 任 務 , 任 務 也 就 是 生 命 的 過 程 , 任 務 完 成 , 生 命 就 結 束 。

    當 生 命 出 現 , 為 了 完 成 自 然 托 付 給 他 的 使 命 , 所 以 也 同 時 給 了 他 生 存 的 意 欲 , 生 存 不 是 為 什 麼 ? 不 自 覺 地 就 變 成 了 責 任 。

    明 白 了 這 道 理 , 我 們 就 不 必 自 尋 煩 惱 地 去 問 為 什 麼 ?

    我 們 要 做 的 , 每 時 每 刻 都 盡 力 去 完 成 自 然 留 給 我 們 的 使 命 。 使 命 是 什 麼 ? 每 時 每 刻 每 人 所 面 對 的 就 是 使 命 , 在 甚 麼 環 境 , 應 怎 麼 做 , 盡 力 去 做 。

    我 們 來 自 自 然 , 是 自 然 的 一 部 份 , 人 的 煩 惱 往 往 由 我 而 起 , 「 我 」 念 一 起 , 就 脫 離 了 自 然 而 與 自 然 對 立 , 對 立 就 會 有 壓 力 , 壓 力 就 使 我 們 不 安 。

    自 然 就 是 我 , 我 就 是 自 然 , 無 生 無 死 , 無 始 無 終 , 心 平 氣 和 , 心 安 理 得 。

    活 得 自 然 , 便 得 自 在 。

 

◆ 阿   虫

網 上 編 輯 義 工:Tina Yuen


回到主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