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 年 七 月

第 323 期

專 題 安老服務消息 眾言堂 生活小品 松柏延年 綜 合 

    中 國 是 一 個 敬 老 的 國 家 。 統 治 者 和 學 者 都 常 常 以 孝 道 教 天 下 和 治 天 下 , 也 常 常 表 彰 孝 子 賢 孫 。 可 惜 很 少 教 人 如 何 為 人 父 母 , 為 人 專 長 的 書 。 

    促 使 我 覺 悟 者 是 一 位 青 年 女 工 。 在 一 個 讀 者 會 上 。 一 位 青 年 ( 幾 乎 近 中 年 了 ) 女 工 問 我 : 你 們 作 家 常 常 寫 小 說 遣 責 不 敬 婆 婆 的 媳 婦 , 為 什 麼 不 寫 寫 那 些 刻 薄 的 婆 婆 ? 我 們 做 人 媳 婦 的 有 很 多 苦 處 的 啊 ! 

    當 然 , 這 位 女 士 可 能 忽 略 了 「 做 人 新 抱 甚 艱 難 」 的 兒 歌 和 「 孔 雀 東 南 飛 」 的 長 詩 , 不 過 , 這 總 是 個 別 的 作 品 吧 。 從 她 的 提 示 後 , 我 慢 慢 的 觀 察 人 們 的 婆 媳 關 係 , 甚 至 連 老 年 人 的 親 子 關 係 也 觀 察 , 我 覺 得 , 兩 代 人 之 間 出 現 矛 盾 , 老 年 這 矛 盾 的 一 方 往 往 是 難 於 轉 化 的 一 方 。 

    於 是 , 我 在 報 紙 上 寫 了 數 十 短 篇 的 散 文 《 女 子 物 語 》 , 說 了 一 些 公 道 話 , 提 出 一 些 新 意 見 , 也 得 到 不 少 的 讚 許 。 

    如 果 我 是 年 青 人 , 也 許 引 來 人 家 說 我 對 長 者 不 敬 , 但 是 如 今 我 自 己 是 一 個 長 者 , 既 做 了 婆 婆 , 又 做 了 丈 母 娘 , 又 做 了 和 姥 姥 了 , 也 算 的 是 下 一 代 下 二 代 香 港 的 老 太 太 , 於 是 我 也 就 敢 自 由 表 達 我 感 想 了 。 

    一 篇 短 文 , 紙 短 話 長 說 不 盡 。 只 介 紹 我 的 一 個 基 本 感 受 , 給 同 齡 人 分 享 。 

    我 覺 得 老 年 人 有 一 個 包 袱 , 總 是 認 為 自 己 把 這 些 年 青 人 養 育 起 來 就 是 大 恩 。 年 青 人 應 該 感 恩 圖 報 。 

    我 的 感 受 卻 正 正 相 反 。 回 顧 一 生 , 最 快 樂 的 時 候 , 就 是 最 早 的 初 為 人 母 , 孩 子 就 是 你 的 生 命 的 幸 福 的 象 徵 , 那 種 感 覺 , 一 千 首 詩 都 寫 不 完 , 然 後 , 跟 孩 子 的 成 長 , 令 人 的 生 活 添 了 不 少 意 義 , 天 天 都 是 良 辰 美 景 , 時 刻 都 充 滿 憧 憬 。 要 說 回 報 , 什 麼 回 報 可 以 比 得 上 呢 ? 除 了 孩 子 們 , 誰 能 把 那 樣 的 幸 福 給 予 你 , 以 至 在 你 的 老 年 仍 是 最 甜 蜜 的 回 憶 , 一 件 趣 事 , 一 句 雋 語 , 一 個 笑 話 , 都 是 使 你 開 心 , 返 老 還 童 的 乳 汁 和 甘 露 。 我 們 還 有 什 麼 更 好 的 回 報 可 圖 , 還 有 什 麼 值 得 去 倚 老 賣 老 的 呢 ? 

    敬 老 和 愛 幼 , 應 是 中 國 人 的 美 德 。 

 

◆ 黃 慶 雲

 


回到主頁 回到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