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 年 六 月

第 322 期

專 題 安老服務消息 眾言堂 生活小品 松柏延年 綜 合 

    一 個 人 生 活 寂 寞 , 想 去 找 個 伴 , 找 尋 感 情 慰 藉 其 實 很 平 常 ; 但 如 果 是 一 個 長 者 , 卻 變 成 了 不 尋 常 的 事 ? 

    陳 伯 與 妻 子 十 分 恩 愛 , 但 不 幸 地 妻 子 因 病 去 世 , 陳 伯 要 獨 自 生 活 , 雖 然 心 中 對 忘 妻 的 愛 意 不 減 , 但 自 己 生 活 多 年 實 在 覺 得 弧 單 , 於 是 便 想 找 個 女 伴 。 他 是 老 人 中 心 的 活 躍 會 員 也 是 義 工 組 的 成 員 , 中 心 新 來 了 一 位 女 會 員 , 丰 姿 綽 約 , 人 又 開 朗 , 令 陳 伯 產 生 好 感 。 大 家 一 起 參 與 服 務 , 原 來 也 談 得 投 契 , 陳 伯 便 想 與 對 方 進 一 步 發 展 。 怎 料 陳 伯 一 有 所 行 動 , 對 方 察 覺 到 陳 伯 有 意 追 求 , 便 有 很 大 的 反 應 , 不 但 立 時 拒 絕 , 還 四 處 向 人 訴 說 陳 伯 的 不 是 , 說 他 咸 濕 、 猥 瑣 、 不 正 經 , 令 到 全 中 心 的 人 都 笑 陳 伯 , 女 士 又 迴 避 他 。 傳 到 筆 者 的 耳 G , 以 為 陳 伯 做 了 甚 麼 不 道 德 的 事 。 向 陳 伯 詢 問 , 他 帶 委 屈 的 說 他 甚 麼 也 沒 有 做 過 , 祇 是 開 完 小 組 約 她 去 飲 下 午 茶 , 晚 上 打 個 電 話 去 閒 聊 而 已 。 祇 是 對 方 不 想 有 黃 昏 戀 , 但 也 毋 須 小 題 大 造 , 把 他 抹 黑 。 他 並 沮 喪 地 表 示 再 也 不 敢 去 找 女 伴 了 。 

    這 類 故 事 在 我 們 身 邊 都 有 發 生 , 鬧 得 滿 城 風 雨 , 當 事 人 成 為 千 古 罪 人 全 因 為 其 中 一 方 不 想 談 感 情 事 。 談 情 說 愛 是 平 常 事 , 愛 人 及 被 愛 是 人 人 的 權 利 , 年 長 者 亦 言 。 他 們 可 以 因 應 自 己 需 要 與 人 發 展 感 情 , 但 亦 可 以 選 擇 一 個 人 自 由 自 在 地 生 活 , 不 過 如 果 自 己 不 想 , 也 不 能 抹 殺 別 人 的 權 利 ; 如 果 有 人 追 求 , 但 自 己 不 想 , 祇 表 明 立 場 便 可 。 如 果 自 己 不 要 , 而 身 邊 的 朋 友 發 展 黃 昏 戀 , 那 就 更 不 用 我 們 費 神 指 指 點 點 。 各 人 頭 上 一 片 天 , 我 們 可 以 去 愛 , 可 以 不 愛 , 戀 愛 與 否 是 個 人 的 自 由 , 長 者 亦 可 以 選 擇 他 們 想 要 的 感 情 生 活 。 

    終 於 陳 伯 在 一 次 跳 舞 活 動 中 , 找 到 了 志 趣 相 投 的 玲 姐 , 兩 顆 寂 寞 的 心 , 一 拍 即 合 , 很 快 便 成 為 互 相 照 應 的 男 女 朋 友 ; 而 筆 者 亦 引 導 他 們 身 邊 的 長 者 以 開 放 及 不 干 擾 的 態 度 去 接 納 這 對 感 情 男 女 。 在 朋 友 的 接 納 下 , 陳 伯 與 玲 姐 便 更 放 心 的 去 發 展 黃 昏 戀 , 以 後 有 影 皆 雙 , 快 快 樂 樂 地 生 活 了 。 
 

  梁 燕 燕

 



回到主頁 回到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