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三 零 一 二 零 零 二 年 九 月
專題安老服務消息眾言堂 生活小品松柏延年綜合

    時 常 都 會 遇 到 一 些 吝 嗇 而 刻 薄 的 老 人 , 看 見 他 以 無 比 的 耐 性 、 固 執 和 經 驗 , 一 分 一 毫 也 不 讓 人 , 如 果 是 些 貧 窮 老 人 , 便 覺 得 他 理 應 如 此 , 不 力 爭 就 要 吃 虧 , 會 變 得 更 窮 ; 最 不 可 解 的 , 卻 是 那 些 不 愁 衣 食 的 老 人 , 每 當 他 們 爭 得 起 勁 , 我 忽 然 會 很 近 、 很 真 地 看 看 他 , 只 覺 得 他 已 經 很 老 了 , 真 忍 不 住 想 提 醒 他 一 句 , 爭 到 了 又 怎 樣 ! 但 是 想 想 , 這 種 一 生 在 錢 眼 G 打 滾 , 了 魔 一 般 的 人 , 見 了 錢 只 有 一 個 爭 到 手 , 好 好 收 藏 起 來 的 念 頭 , 算 是 釋 迦 , 亦 不 能 將 他 點 化 , 牛 頭 馬 面 提 了 鎖 鏈 來 , 見 了 錢 , 他 還 是 要 多 往 袋 G 抓 幾 把 的 。

    法 國 巴 黎 一 位 八 十 九 歲 的 紡 織 大 王 , 臨 到 晚 年 , 竟 然 十 分 戲 劇 化 地 , 散 盡 一 切 財 產 , 也 要 維 持 他 的 紡 織 廠 , 維 持 的 原 因 , 在 給 商 業 法 庭 的 一 封 信 內 寫 得 明 明 白 白 , 是 為 了 關 懷 廠 內 的 一 萬 一 千 工 人 , 如 果 紡 織 廠 倒 閉 , 他 們 便 要 失 業 。

    他 要 出 售 他 的 一 切 產 業 , 估 計 約 有 一 億 五 千 萬 美 元 , 除 了 留 下 一 些 作 為 個 人 生 活 費 外 , 全 部 拿 到 紡 織 廠 去 , 清 還 一 切 債 務 。

    要 是 別 人 才 不 會 這 樣 , 讓 紡 織 廠 清 盤 好 了 , 宣 佈 破 產 , 也 損 不 了 他 那 億 餘 美 元 的 私 產 , 可 以 好 好 守 , 直 至 兩 眼 一 瞪 , 雙 腳 一 伸 為 止 。 他 竟 然 要 這 樣 做 , 相 信 所 得 到 的 快 樂 與 安 逸 之 心 , 遠 不 是 他 仍 舊 擁 有 億 萬 家 財 可 以 得 到 的 。 這 可 敬 的 老 人 , 他 把 一 生 積 聚 起 來 的 錢 財 , 臨 到 最 後 , 用 到 了 一 樁 最 值 得 花 用 的 事 情 上 。

    這 是 一 種 德 行 , 作 為 一 份 財 產 而 留 給 子 孫 , 總 比 留 一 大 堆 財 富 , 讓 子 孫 揮 霍 終 日 的 好 , 只 不 過 , 能 老 得 如 此 豁 達 的 少 得 很 , 也 許 五 十 年 不 見 一 個 , 因 而 這 位 八 十 九 歲 的 波 素 克 , 必 定 有 一 盞 智 慧 的 燈 , 在 他 生 命 的 盡 頭 亮 起 , 照 徹 了 他 的 第 二 度 生 命 , 不 像 那 些 守 財 奴 , 只 會 把 家 財 築 成 一 座 墳 墓 , 早 早 將 自 己 埋 葬 了 進 去 。


◆ 張 君 默

 

 


回到主頁 目錄 回到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