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組 冠軍

* 顏 福 | 2016年04月

我的成長歷程在香港

  童年時,我住在香港中環德忌笠街(現在改為德己立街。)那時所經歷的事,和眼見耳聞的事,因為時代進步,現在都沒有了,例如︰每日有兩種聲音,一種是木條敲地下的聲音,另外一種是人叫的聲音。現在先講木條敲地下的聲音:那時衛生環境惡劣,很多木虱和老鼠,所以居民們便買些木虱棍放在床邊,那些木虱棍是大約兩尺長,鑽滿孔的長方形木條,木虱食飽人血便爬入木虱棍內,於是早上各處都聽聞木虱棍敲地下的聲音,把木虱敲在地上,然後用手指把木虱捺死,這也是民間智慧。

  另外一種聲音,是煮午飯和煮晚飯,與及晚上沖涼的時候,住在二樓以上的人會大叫:「樓下閂水喉!」因為那時不是用「倒吊喉」,所以樓下開了水喉,水就供應不到樓上,現在用「倒吊喉」就不會有這些事情發生了。

  以前見到一對男女行街,男的生得高,女的生得矮,就叫做「電燈杉卦老鼠箱。」因為那時衛生環境惡劣,家家戶戶都有老鼠,所以捉老鼠的鐵籠與及老鼠夾很多住戶都有,政府就在那些燈柱掛個圓形綠色鐵桶,方便市民把死老鼠放在那些鐵桶內,那時衛生局有一個職位叫做「老鼠王」,每天早上都挽茪@個綠色圓形鐵桶,執死老鼠。

  那時衛生局,每三個月就洗一次「太平地」。車一個長方形的鐵桶,載滿臭水,給市民們「浸床板」,和洗擦家具,又有西人衛生幫辦,荇a茪嶁紫齱C

  那時很多順德女傭,俗稱「土鮻魚」。去街市買完餸回來,雙耳流血,原來她被人搶耳環,令到兩隻耳朵受傷。原來她被人搶了耳環,「搶耳環」通常要兩個人,因為那時有個機構專造假金器叫做「朱義盛」,所以有個師父睇過是真金才落手搶。

  我晚上喜歡去荷李活道消磨時間,如果是神誕,就去荷李活道文武廟睇木頭公仔戲,又名手托戲。懇M是木頭製造,穿起真衣服,由一位技師用手托茖蚖R,所以又名手托戲。那個目頭公仔,斬眼戚鼻,唯肖唯妙。

  荷李活道兩旁擺滿小販檔,有醫、卜、星、相。江湖賣武,各具特色。

  俗語有「三教」,即儒、釋、道。「九流」又分上九流和下九流。上九流是仕、農、工、商、醫、卜、星、相、丐。下九流是優、倡、皂、卒、吹、搥、批、剃、企。

  兩旁行人路擺滿小販檔,有幾檔我喜歡睇:測字、禾鵠占卦和江湖賣武。紅帽仔賣涼果。

  測字的招牌寫荂G「原日廣州市城皇廟津台測字。」等。所有這些檔口都寫茪@行字:「相金先惠,格外留神」幾個字,杜絕那些混吉的人。整條荷李活道是由鴨巴甸街開始,至上環大馬路。但小販檔「華僑日報」門口,華僑日報是由岑維體和岑才生兩父子經營的。再過的就是文武廟,如果神誕便在左面門口做木頭公仔戲,又名「手托戲」,吸引很多人看。

  那些小販有三檔我最喜歡睇:測字、禾鵠占卦,紅帽仔涼果。測字的檔口招牌寫荂G「原日廣州市城皇廟問津台測字。」他坐茪@張矮_仔,地下鋪茪@塊布,布上面大約有三十張紙卷,那些紙卷每張一個中文字。紙卷捲成一枝香煙模樣,他身旁有三十張紙,每張紙寫一首詩,十張說運程好,十張說運程差,例如有句:水爪去打狗、唔見敢一截之類的說話,十張說不好不壞之類。

  禾鵠占卦是有一個橫形三格的竹籠,每格有一隻禾鵠雀,客人給了錢之後,他便放一隻雀仔出來,那隻雀仔跳下跳下,跳到那些紙簽處,然後便用咀啄一支,那個主持人便推開個火柴盒,給禾鵠啄一粒谷,然後隻禾鵠便跳返入籠,主持人打開張簽,對客人講解之後,把簽放回原處,然後便叫兩句說話:「再求再應,再卜再靈!」又再打開剛才那個雀籠,那隻雀仔便跳到那些簽處,又用咀啄一枝簽。那個主持人把簽打開,又係剛才那張。

  我初時睇極唔明,那個主持人解完簽之後,把簽攪亂放回原處,那隻禾鵠再啄,又係剛才那支,後來我想了很久,才想到那些簽有一邊搽有藥味,有一邊沒有藥味,他把剛才那支簽單獨調轉來放,所以那隻雀仔又再啄回剛才那支。為什麼那些雀仔唔飛走?後來有個朋友由韶關來探我,我便把這個問題問他?他說那些谷是用蜢油浸過,雀仔已經上了口未,所以牠不會飛去別處。別處無得食。

  紅帽仔賣涼果講故事:他的招牌叫紅帽仔,他頭上戴茪@件小紅帽,他做一次生意便講一個故事,這次講一個小孩叫華仔,他爬牆入別人花園放紙鳶。見到兩個老伯捉象棋他便企度睇,其中一個老伯問,小朋友你識捉棋?華仔答他:作對我都識呀。老伯說,我出隻對你對,對得通有獎。聽荂G古畫滿堂。龍不吟。虎不嘯。花不聞。鳥不叫。看童子。好笑好笑。

  華仔想了一想,已經想到,即刻答道:殘棋半局。車與輪。馬與足。炮與煙火。卒與粮。叫將軍。提防提防。

  老伯見他這樣叻仔,要見他母親,收他做契仔。

 


返回頁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