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營盤飼料行的沒落

*衛達明 | 2019年09月

  二戰後,本港多了內地來港居民,他們在新界及港島偏僻地區、實行養豬、養雞作活。資金豐裕的設農場,資金稍遜的作家庭式養殖豬雞。當時業界人士稱,本港飼養的豬、雞,可供應港人六成食用。這時候本港飼料行業,如雨後春筍,雖然元朗、上水、大埔,亦有飼料行業,但入口商則集中港島西營盤。貨物來源有金邊、西貢、澳洲和美國。

  西營盤飼料二盤商號有七間,專門供應農場及家庭式養豬、雞的商號;供應街市雞鴨^商的有兩間。七間之中有永字和長字首先結束,啟字和同字的、據稱遷去元朗經營。德字的轉營其他非飼料行業。合字的店東是一位退休探長,曾派兒子坐鎮商店,不料竟患上不治之症;後來派親侄在店裡監視掌櫃及共同處理業務,豈料他們竟然蛇鼠一窩,合謀將有利可圖的買賣,撥作自己經營,賒數較長和微薄利潤的則歸在工作的商號入帳。雖然這商號將自置舖位用來自己經營,後來親侄離世,而家族中再無人材可用,老闆娘乃將舖位出售,而長期在商號中任職掌櫃的,這時候以一百零五萬購入一舖位,以作自己經營,當時飼料行已無業可營,乃轉營海味生意。大字商號經營宗旨很差,沽出貨價平宜得無可再平,但他卻在每包的斤兩上,加大重量,例如這包貨物,原來是100斤的,他卻報105斤或110斤,如此類推;他的作風,不知者以為買得平貨,怎知被騙了斤兩。這商號的東主平日罵人、慣用「仆街」兩字,真的,在上世紀八十年代、他是在他店舖門口仆街死去,這天恰是冬至前一日。

  至於專門供應街市雞鴨的飼料店,有祐字和泰字商店。祐字商店戰前本來是他岳丈經營的,由於香港將淪陷之前一年,岳丈舉家移民安南,現在店東就是當年店舖的掌櫃。岳丈離港前將生意付託他,淪陷期間,由於他與當年的穀米批發處的頭頭,同是西摩道口的教會教徒,因而取得西區米站經營牌照。賣出公價米400斤,上報500斤,餘下的自己沽出圖利。其後二戰結束,岳丈已去世,妻舅回港,向他討回舖位,他袛給妻舅一筆現金,商店則歸他經營,不過在招牌下,加上兩個乜記字樣,以資識別。他的長子是結髮妻所生,當年在某大菲林公司做會計;幼子是由偏房所出,是否有中學學歷、不得而知;但知他趾氣高揚,自以為是富二代,眼高於頂,出言傲慢。他老父去世後,店務由他主持,生意亦歸他所有。他曾對人說:「父親遺下一篤蘇州屎給他......。」當年他的店舖、真是一呼百諾,有櫃面二人,行街兩人,有貨Van送貨,全港街市雞鴨^商、有六成以上是他的顧客。與他同行的泰字商號,往往被他瞧不起,而該號的經理人以為他是家底深厚的富二代,對他十分奉承和客氣,後來泰字商號因拆樓而結業。之後有字商號繼泰字號崛起,經營同樣生意,可惜他是貸款來開業的,於1982年,全港得他獨家經營時,不識提高利潤,但能經營38年,然後因本港禁止養豬、雞而停業。祐字商號於1982年初,因舊樓拆卸重建,礙於租金過高而倒閉。之後老闆去了雞欄做會計員,最後在九龍某處當看更。老闆娘則在西街街口某麵包店作售貨員。祐字於結束之日,由合字商行舊人、用貨車將他舖內一切生財工具搬走;最不幸的是他的獨生子,患有羊癎症,雖曾在理工一年制的學科畢業,但無人僱請。住在般含道的住宅、是租來的,一位堂堂富二代、原來是一頭紙老虎。富二代於1998年去世,他們幸得一位親姊妹在警署當警官、常加接濟,家人不虞凍餒之憂。

  有字號東主1957年開業,1995年停業,停業後,東主醉心文藝,對於攝影、寫作、書法、都有心得,現已成為文藝界中人,擁有文藝界投票權,且曾以文藝界名義,在旺角街市附近投票站、投票兩次,可惜年紀老邁,來日無多,此亦無可奈何之事也!

 


返回頁首